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ong的网易博客

是日已过 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 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 如救头然 但念无常 慎勿放逸

 
 
 

日志

 
 

净宗法师亲历:一个杀猪佬逃脱鬼-差抓捕、往生西方极乐的真实故事  

2016-11-19 14:34:02|  分类: 往生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本故事出自净宗法师2005年在厦门启明寺主讲《阿弥陀经大意》第7讲和第8讲的讲法视频(链接见文后)。稍作整理。

        我们临终的时候,“阿弥陀佛,与诸圣众”,“诸”,就是一切大众,现前围绕来迎接我们,我们好风采哦!好自豪啊!好排场啊!是这样子的。念佛临终来迎的利益,念佛临终来迎。那么命终呢,命终是正念,“如入禅定,正念不倒”。说,“是人终时,心不颠倒”。那不念佛的人呢,临终的时候,“扪摸虚空,口吐白沫,两眼白翻”,看见的都是阎罗大-鬼。

        哎呀,这个临终看见鬼的故事,我等会儿会讲。这是我亲自所见,亲自所听。等会儿讲,可能不解渴,现在就讲,好不好?哎呀,这个临终见鬼。真的是很可怕。离我们寺院大概十几里路远,有一个村子,叫作莲洲村。这个故事一讲,花一点时间,但是很精彩。我先讲这个精彩片段。就讲她临死之前吧。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呢?杀猪的,她一辈子杀猪。我们可以想象到,她根本不会相信因果报应,她如果相信因果报应,如果念佛,她那个刀就不敢杀了。她捅下去,捅的是自己啊,因果报应。所以她不相信。她很勇敢,杀猪。杀猪的人,一般都是膀大腰圆。很有力气。她确实很有力气。但是她是一位女士,不是男的。厉害啊,两百多斤重。不管多重的肥猪,只要这个猪的尾巴给她撩住了,那再大的肥猪跑不掉。一拽,她就把这个猪抓住了。像我这样的小体格,她一提就甩起来了。她们家里面盖房子,她可以左边夹一包水泥,右边夹一包水泥,两百斤上楼。那不可思议的,力气很大。她在村上也很凶狠,没有人敢惹她。她丈夫也不敢惹她,喊她丈夫来,她丈夫不得不来。如果丈夫不来,她一个箭步跨过去,把他耳朵一牵,就来了。那厉害啊。所以没人治得了她。

        但是有人治得了她。谁呢?业障。生病了。哦,一下病得不得了——那么这个过程,我就不讲了——现在快死了。她平生不相信鬼的,那天要死了,因为某种因缘,我们去给她念佛。念佛的时候,到中午我们去吃饭,就留了几位师父在她旁边,说你们继续念,我们去吃饭。那么开始念的时候呢,我们在那里念得很稳当,一句接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那我们吃完饭回来的时候,就听见声音大不一样,念得非常地快,很急促,而且很乱。我一听,哎呀,可能出了什么事情。那么我走到房间一看,我就发现她那个杀猪佬,她本来躺在床上,跪在床上,跪起来。那么两只手呢,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天灵盖,一只手就蒙住自己的眼睛,在那床上,很痛苦地在那里,我们俗话叫“扳命”一样。她念得特别地快,而且很用力,声音很大。“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念的一听,很惊慌,很恐怖,声音也很响。那我一看这个景象,我就知道有事情。我就把引磬拿过来。那位师父就跟我说——那个拿引磬的师父,他怕我怪他,怎么念那么快——他赶紧跟我说了一句,他说,是她要念得快。我就拿过来,我就不问了,引磬打得很快。“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在这个气氛的感染下。所有的人都念得很整齐,很快。那么她的女婿刚好从上海赶回来——因为她说今天要死嘛,要走了嘛,打电话把她女婿叫回来了——女婿叫回来,一看这情况,她的女儿女婿,都跪在她前面,刚好有佛像,很整齐地念佛。那么这段时间念得,可以说,“风吹不入,雨打不湿”来形容。所有人心都凝聚在一块。这样大概念了十分钟。我就边念边观察她的面部表情。大约十分钟之后,她的脸上表情——几分钟,我也忘记了,反正那个时间,大家哪有时间记时间,就在那念佛——我一看,哎,就比较放松了,缓和了,好像有点光了。她就不再那么使劲地晃了,我就慢慢地把引磬停下来。

        我问她说,某某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就告诉我一个精彩的场面。她怎么讲呢,她说刚才呀,师父你要出去的时候——因为我要出去,她就讲,她要出来送我。我想,你病人在床上,我来给你助念的,你干吗来送我呢。我说,不必了,你在床上念佛就好了——那么她自己讲呢,她的神识,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的神识就跟我出来了,来送我。那么一到门口呢,她就发现她的整个稻场——农村里面叫稻场。晒稻的,晒稻谷的地方——她就是黑压压的一片鬼,都穿着黑衣服,有高有矮。那么我就问她说,是高的多,矮的多?她说矮的多,小矮人;高有多高呢,高的有三四丈那么高。那么这鬼又长得非常的、面目很恐怖很狰狞。其中有一个鬼,就拖了一条一丈多长的链条,看她出来了,就拿了一个链条,对她“哗”就扔过来。她看到这个链条扔过来,赶紧拔腿就往房间跑。跑到房间,就边跑边喊:“快点,慢了来不及!”所以她这个时候就喊那个师父说:“快点,快点,来不及了!”那个师父才“啊”,她自己就念了,就念得很快,那么这样人家就被她带动了,念得很快。她一念佛呢,这个时候,房间里面就有佛光,那么佛光外面的鬼呢,就在外面团团打转,那么多鬼在外面团团地打绕,这鬼看上去很着急,他们想进来,进不来,想抓她,抓不到。那么她就跟我讲,她说这个鬼啊,她说看了很害怕,拿的是五股钢叉。她说这个钢叉是带倒刺的,扎进去,你的肉呢,如果拉出来,就是一大片。他拿的那个锁有多大呢?有脸盆那么大,那个链条的锁有脸盆那么大。你想想这个锁有多大。他扛的刀有多宽呢?他扛的那把大刀有门板那么宽。她说各种各样的东西。哎呀,她说很恐怖、很凶恶。这是她亲眼所见。所以不念佛的人,不求生极乐世界的人......她也有念佛,但是她的愿心不像我们在座各位,她是没有办法了,念几句啦,信和不信,在两可之间。那有时间,我还会讲她的故事。她的故事还多着呢。真的,很有典型意义的。那么临终这个景象就现前了。

        她最后,我把好的结局说说。她最后是安详地往生极乐世界。像这么一个人,一辈子杀猪,不相信因果,临死的前两天还吃了鸡——她女儿亲自告诉我的。她说,我妈妈能到极乐世界去,这个叫不可思议。为什么?她死前的两天还叫我们杀鸡给她吃。她就是很恶。村上的人都被她骂得差不多了。她做女儿的,不相信她妈妈能往生。哎呀,这佛太不可思议了。

       那我们念佛的人,临终的时候正念分明,诸佛菩萨来迎接我们,那么,随着阿弥陀佛的宝莲花,往生极乐世界。一旦到达极乐世界,就莲花化生,成佛。好了。
(净宗法师主讲《阿弥陀经大意》第7讲视频地址:http://fabao.hongyuansi.com/jzjt/2196.html 大约47:00左右开始)

        接下来一点时间,我还向大家继续汇报刚才没有讲完的杀猪佬的故事,好不好?其实我现在喊她“杀猪佬”,有一点不好意思了。因为现在她已在净土成菩萨了。啊,你还在说我是杀猪佬吗?她已经往生了。那么她住在哪里呢?住在离我们弘愿寺不远,叫作莲洲村。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她的故事是很有说服力的。这说出来,大家知道往生很容易。像她这样的人都能往生,那谁不能往生呢?那么我妹妹就嫁在莲洲村,所以就讲起来更具体了,更直接了。我妹妹是专门念佛的,她每天念佛,常课是五万声。你看她确实是很精进念佛,也长年吃素。她既然一天念五万声佛号,她怎么可能有时间去看电视打麻将?她这些爱好通通没有。除了做家务,就是念佛,也不串门子跟别人聊天。所以,她在她们村上算是一怪,大家认为她很怪,“你看,年纪轻轻的,怎么这样子!”

        这个杀猪佬呢,跟她是有亲戚,是我妹夫的小舅母,有亲戚的关系。那么有亲戚关系,她就看不起她(我妹妹),她说:“你年纪轻轻的,你吃什么素?念什么佛?相信什么因果报应?”她自己还拿自己做比喻,她说:“哪有什么因果报应啊?像我,你看,杀猪杀了几十年,如果有报应,早就报应到我了,你看我身体多健康!”这样的人,你拿她没办法,对不对?她确实很有力气,刚才讲过了,她家盖房子,两臂一张,两边各一百斤的水泥,两百斤上楼了。两百多斤的肥猪,尾巴给她一拽,跑都跑不掉。所以我妹妹碰到她,也无话可说。不过,毕竟她是念佛的人,她也希望劝她念佛,所以,也把念佛的法门告诉她。

        这里面又有一个小插曲。我妹妹她的公公,因为(我妹妹)喊这个杀猪佬小舅母,他们就是亲戚的关系。虽然是亲戚的关系,他们的缘分不太好,因为这个杀猪佬她的力气很大,从小脾气也很刚强,在小的时候,老欺负我妹妹的公公,所以他对她就有意见。当我妹妹把念佛法门告诉杀猪佬的时候,她老公公就有意见了,说:“咧大好事,跟人家讲!“你听得懂吗?他说,这么大的好事情,你为什么跟她说啊?他不愿意告诉她!他认为她一个杀猪佬,死了就算了,他心想说,她这么大的恶人,死了就罢了!下地狱,她下地狱就下地狱算了!他心中很不服气,不愿意告诉她。那么这个是一段插曲。

        我妹妹跟她讲念佛的时候,我到她村上也去过几次。有一年夏天,我去的时候,在那讲,她也来听一听。所以也有一点点印象。但是她毕竟还是认为吃肉很好,还是搞她的本行。

        但是,慢慢的,刚讲过了,以她平时的行状,在村上的人缘关系很不好。为什么呢?她有几个特点。第一个,喜欢骂人。第二个,她有力气,她跟别人吵嘴的时候呢,她把杀猪刀往桌上一拍,那人家就不敢讲话了。第三个,她喜欢偷东西。她看到什么东西好,就像自己家的东西一样往家拿。她偷东西呢——当然我在这里讲人家的恶处,好像有点不道德。希望杀猪佬在极乐世界原谅我。我不是讲她的恶处,就说呢,我是希望把她这么样的一个状况、她这么个秉性,这样的人,念佛居然能往生,这说明所有的人都可以有得救的希望,所以把她做为反面教材。反正她已到净土成菩萨了,她心不像我们一样,不退转了——她看见什么东西好,就想往家拿,也未必她缺少,她有,她也要拿。那么最能够说明问题的,就是她已经得了重病的时候,肚子很大。杀猪嘛,就这个果报。肚子大得像个鼓一样,很大!那么大的肚子,大概在她死前不长时间,一两个月的时候,在那么病重的时候,她还要到人家地里把一个四五十斤重的冬瓜抱家里。简直不敢想象,你说那么大的肚子,怎么抱?她家里也有冬瓜,不是没有冬瓜,她就是有这个习惯。所以像她这样的人,人家怎么喜欢她呢?所以人缘就很不好。

        她得了重病,首先就找医生啦,这是很自然哪,到医院看病。她这个病很怪,肚子很大,腹水,那么到医院一个星期去一趟,把水抽干净。一抽干净,她就跟常人一样,又能吃又能喝,好得很。过一段时间又大起来。那么抽一次水,要花几百块钱,好不容易杀猪赚一点点钱,命钱,杀命钱,通通交给医院了,也好不了。

        那么医院看不了,这个时候,她脑子就要……救命要紧哪!就去找巫婆神汉。过去她从来不相信这些的,现在也找他们了。

         找了巫婆神汉仍然不管用,那找谁呢?她就来找我妹妹了,“某某人哪,你看,你可不可以带我去见师父,我也想皈依。”她也想皈依了!也就是善根来了。我妹妹这个时候没有数落她,“哎呀,你当初说‘有什么因果报应?’现在也要皈依了?”而是很慈悲,说:“啊!好好好!我带你去!”她就把她带到我们弘愿寺。这是发生在去年(注:2004年)农历二月十九之前。

        带到弘愿寺,我一看她的样子呢,就吓了一跳,因为我平时见过她,她这时候进来,一点都没有威风了,她过去是人高马大,威风凛凛,这时候一看,人好像矮了一大截似的。我一看她的面相,一脸都是黑色,精神萎靡。我当时想:她可能过不了一个月就要死了。确实很差。我说:“好啊!来归依好啊!”这样的人来皈依,我心里面特别高兴!你看,终于是浪子回头了。“好啊!那这样,来来来,佛前三礼拜。”她就跟我讲:“师父啊!你看我这个样子,怎么能拜得下去哦?”她没法拜,她坐的时候还要人家扶着,怎么能拜呢?对啊!我一看,是啊!“好!那你这样,你就在佛前一问讯一鞠躬。”我妹妹扶着她,她就轻轻地一弯腰。她拜不下去,她的腰非常的痛。

        坐定之后,我就跟她讲了一番道理,我说:“你来皈依三宝很好!你这个病是业障病。”当然,我一讲她也明白,她说:“是哦!师父。”我就不好意思再讲“这就是你杀猪的问题”了,当着她的面嘛。我说:“这是业障病。业障病找医生是看不好的,找巫婆神汉也是看不好的,那你念佛号有好处!”我就跟她讲念佛:“怎么念呢?‘南无阿弥陀佛’。如果说你寿命到了,阿弥陀佛会接引你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如果你寿命没到,就可以早一点好起来,双保险,不管死不死都是决定保险的。”

        她一听有道理,“好!来念佛。”不过她念佛也不是那么专,她怎么念呢?“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地藏老爷……”因为在我们安徽那一带,地藏菩萨信仰是比较盛行的,她有时候会念地藏王菩萨,想起来就念几句。

        我当时讲完之后,就跟她授了皈依,我就给她这么一个牌,这个牌是我们弘愿寺做的,正反两面都刻着“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很庄严。我给她戴上,说:“这个你戴到脖子上,能保护你,有效果,有作用。”同时我给了她一串念珠,一百零八粒,我说:“你回去拿这个念珠念佛,念南无阿弥陀佛。”当然她是初学,她根本没有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心,可以讲没有,她只想求病好,就回去念了。

        过了大概一个多月,哪一天我忘记了,清明节过后大概十多天,我妹妹又来了,说:“哎呀!师父、师父,我告诉你一件很稀奇的事情。”

        我妹妹平时不讲是非闲事,她讲“很稀奇”就一定很稀奇,我就仔细地听,“什么事啊?”

        她说:“杀猪佬的事。”

        我一听“杀猪佬”,兴趣就来了,我问:“什么事啊?”

        她就从头到尾讲了一遍。我一听,哎?果然很奇特!我就让我们寺院里的法师拿着摄像机去采访她。因为那时杀猪佬还活着啦,当面采访有新闻价值。

        那么,是怎么一回事呢?在清明节过后的第三天,杀猪佬坐在家里,她也念佛,偶尔念一念,亦念亦不念,因为新学嘛,才开始。她坐在藤椅上,旁边摆了一个盆子,这个盆子摆来干什么用呢?吐血用的,她经常吐血,病得很重。她就看见从大门进来三个鬼。大白天亲眼看到,她从来不相信。进来三个鬼,不是西方三圣,是三个鬼。一个老鬼,两个小鬼。她说老鬼年纪大概五十多岁,穿着黑衣服。她说见到的鬼都穿黑衣服,临死见的鬼也穿黑衣服。三个鬼进来之后就商量,商量什么事呢?跟杀猪佬有关系。两个小鬼,一个手上拿了链条,铁链子,另外一个端了一碗汤药。

        老鬼就吩咐小鬼:“你先用铁链把她套住,套住之后呢,你就把这药给她灌进去。”好,分工合作。

        这时候,小鬼就拿铁链子套她,可是连套好几下,套不上。老鬼就有点生气,“哎?怎么搞的!她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了,你怎么套不住啊?”

        那个小鬼就很委屈,说:“不是我不想套她,我一套过去,她就放光,胸口放光,把我的铁链打飞掉了。”

        老鬼比较有经验,“哦!胸口为什么放光,我知道了,胸口戴了佛牌。”这个佛牌就放光。她如果戴的是金项链,那肯定就放不了光了。所以,我们这个六字名号的铜牌比金项链、玉器、钻石好多了!如果你们有金项链,把它摘下来,打一块牌,保证能够挡鬼!这个老鬼一想,说:“那好,有佛牌保护她,现在套她的脚,她脚上不可能戴牌。”他们一定要把她套走。小鬼就拿铁链套她的脚。

        事后,我妹妹就问她:“哎呀!小舅母啊,你看你只是戴了一块佛牌,你没有念佛它就放光,那如果你当时念佛的话,光不就更大了吗?那样鬼不就拿你没办法了吗?你怎么没有想到念佛呢?”

        杀猪佬怎么说呢?“哎呀!我哪里想得起来念佛哦!”说明她平时都没怎么念佛。如果是你们在座各位,那时肯定是拼命念了!因为你们有这个习惯哪!她说,我一方面要吐血,旁边放了血盆子,另一方面还要招架这个鬼——她怎么招架呢?刚好念珠在旁边,小鬼铁链一套,她就拿念珠一挡。我们摄下来的镜头很清楚。她说,他一套,我就这么一挡,他一套,我就这么一挡。她这个念珠也放光,把铁链也打飞了。她偶尔没有挡住,铁链就打中她的腿。讲述的时候,她把裤角拉起来给我们看,说:“我这条腿出现了几条青印子,就是那鬼的链条打的。”无缘无故地起了很痛的青印子,她说是鬼的链条打的,她还让我们法师看。

        这个是她亲眼所见,她就心服口服啦!她就跟她丈夫讲:“哎呀!你还骂人哪!你不怕被鬼捉去啊!我都亲眼看到鬼啦!”她以前不相信鬼。

        那我们这个佛牌,大家想不想要? (想要!)每人有一块,我们准备了,每人有一块。这个佛牌戴着,决定有护佑功能。我原来对佛牌啦、佛卡啦……能够护佑人,我没有亲身的经历,不会感受那么深。杀猪佬给我讲完之后,觉得它真的管用。我想:那天就算有一大块黄金在那里,(杀猪佬)也给套走了,对不对?这个小鬼不会说“因为你有钱,你戴了一大块黄金,我就让着你”,不会的!是因为六字名号!六字名号放在这里,六字名号就会放光。所以你想一想,这六字名号多么不可思议!如果大家觉得家里边哪里不吉祥,贴一张六字名号的横条,那个鬼都不能进去。这个是绝对性的。

        我听人家讲这样的故事太多了,而且我们念佛的人,家里有护法神,我们念佛的人,自己身上也会放光明。我们前天讲的那个故事,有个结尾没讲完。那个学神通的美国人,他就看到念佛的人放光。虔诚心念佛人放的光有多大呢?他说这个光啊,好像要把整个地球包起来那么大,每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就能放这么大的光;那如果不虔诚心念佛呢?光很小,他说闪一下闪一下的。这个美国人就讲:“因为我看见念阿弥陀佛的人能放这么大的光,所以我也来学佛教。”在美国,佛教并不发达,他们的国家盛行基督教、天主教,他亲自看见人家念佛放光,所以也来学佛教。同时他也讲到:如果念大悲咒的话,他能看到很多佛菩萨都跑来。比如说你在这儿念大悲咒,佛菩萨就在楼顶上,耳朵侧着听,大悲咒》念完了,佛菩萨就走了。所以,念咒语或佛号一定有功效!那我们刚才讲到我们念“南无阿弥陀佛”,有百重千重的诸佛来护念,这个不是假的,决定是真的!我们凡夫见不到,但是决定存在!那我们是不是去念大悲咒?也不必要!你念南无阿弥陀佛,大悲咒的功德都包含在内,都会来!

        好了,有了这么个经历之后呢,杀猪佬念佛就有点劲了。第一点,她相信有鬼;第二点,她相信念佛管用。“你看我这个念珠,我也没怎么多念,它就放光了。”

        所以,法师的念珠,如果你要法师给你拿念珠加持、结缘,那是有效果的!这个法师如果念了三年五年,念珠送给你,唉,那要给他十万块(笑),那一定是有效果的。有的老法师的念珠要是义卖,信徒就拿很多钱,信徒当然是尊重法师,其实这个念珠里面确实有佛的信息。如果我们能得到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生前用过的念珠,那个是无价之宝。那如果我们能够得到唐朝时候的善导大师(他是弥陀化身,念一声佛能出一道光)拿的念珠,那是无价无价之宝。我们都得不到,历史已经过了一千几百年。不过,我们了无遗憾,为什么?我们可以得到六字名号啊!我们不必得到这个念珠,我们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以我们的心作为念珠,来称念六字名号。

        好了,这个杀猪佬通过念佛,病情有所好转,果然有效,她没有死掉。我原来以为她一个月就要死了,结果没死掉。那么,她是好了一点之后就忘了念佛;然后病重了,她又念佛;好一点呢,又忘了念佛,她这个信心哪,时起时伏的。有的时候遇到我妹妹,她就多念几句,因为我妹妹是告诉她念佛的老师嘛,我妹妹跟她讲:“哎呀!你要多念佛啊!”她说:“好好好!”就念几句。平时碰不到,农村里边又没有信佛念佛的,总是杂七杂八的缘,她就跟着杂七杂八了,每天就这么过日子。

        这样大概过了一年多。我在外地的时候,就很关心她,只要我妹妹给我打电话,我就问:“杀猪佬怎么样啊?”“哎呀!她有时候念,有时候不念。”我就说:“你看,真不争气!佛都救了你了,你应该好好念才好嘛!”不过呢,我对她是另外存了一个心,我要把她作为一个观察对象,一直观察到最后,看她怎么样。

       今年(注:2005年)六月份,六月九号,我记得很清楚,我妹妹早上打电话来,她知道我很忙,讲话就吞吞吐吐,她说:“师父啊!有一件事情我不好意思说。”

       我说:“你说嘛!”

       她说:“杀猪佬病重,她说她明天就要走,师父你是不是来助念呢?”

       我说:“好好好!明天一定去!”

       结果我们寺院去了八九位法师,还带了居士,宗风法师跟我们一道去的,去给她念佛。

       那么,她为什么说她明天就要走呢?她是快要死的时候,就见到家人啦、亲戚啦,还见到恐怖的景象。我妹妹跟她讲:“你不要管,你只管念佛。”后来,她又见到家人,嘻嘻哈哈的,笑咪咪的,好像菩萨的样子,跟她讲:“明天,明天你就要走啦!”要带她走。她也认不清,她以为是佛菩萨,其实那都是变化来的。她告诉我妹妹。我妹妹说:“你不管,你只管念佛。”我妹妹心里也没底,就喊我们来了。

       那天我们去给她念佛。念到中午,我们去吃饭,就留下几位师父继续念,他们念得很稳当,一句接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等我们吃完饭回来的时候呢,听见的声音大不一样,念得非常快,很急促,而且很乱,我一听,“哎呀!肯定出了什么事情!”一进房间,我就发现杀猪佬跪了起来——她本来躺在床上——一只手紧紧按住自己的天灵盖,一只手蒙住自己的眼睛,在床上拼命念佛。她念得特别快,而且声音很大,“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念得很惊慌、很恐怖。

       我一看这个景象,知道出事了,就把引罄拿过来。拿引罄的师父怕我怪他怎么念得那么快,赶紧跟我说:“是她要念得快。”我就敲得很快,“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在这个气氛的感染下,所有的人都念得很整齐、很快。她的女儿、女婿刚好从上海赶回来——因为她说今天要走了嘛,打电话把她女儿、女婿叫回来——就跪在她前面,随众很整齐地念佛。这段时间念得,可以用“风吹不入、雨打不湿”来形容,所有人的心都凝在一块儿。

       这样大概念了十分钟,我就边念边观察她的面部表情,发现她比较放松了,缓和了,好像有一点光了,不再那么使劲地晃了,我就慢慢地轻下来,把引罄停下来。我问她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她就告诉我一个精彩的场面。她怎么讲呢?“刚才,师父你要出去的时候……”因为我出门的时候,她要出去送我。我说:“你病在床上,干嘛来送我呢?就不必了,你就在床上念佛好了。”她讲,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的神识就跟我出来了,来送我。一到门口,她就发现她的整个稻场,农村晒稻的地方,黑压压一片鬼影,都穿着黑衣服,有高有矮。我就问她:“高的多还是矮的多?”她说:“矮的多。”“高的有多高呢?”“高的有三四丈那么高。”鬼的面目长得非常狰狞,令人恐怖。其中有一个鬼就拖了一条一丈多长的链条,看她出来了,就把链条对着她扔过来,她拔腿就往房间跑,边跑边喊:“快!不然来不及了。”她就喊助念的师父说:“快!快点!来不及了。”师父“啊!”地一声很惊讶。她喊完之后就念佛,念得很快。这样,助念的人也被她带动,念得很快。念佛房间里就有佛光,鬼就在外面团团打转,看上去很着急,他们想进来,进不来,想抓她,抓不到。她跟我讲,这个鬼啊,看起来很可怕,拿着五股钢叉,钢叉上带倒刺,对着你的肉扎进去,拉出来就是一大片。他们拿的铁链,上面的锁有多大呢?有脸盆那么大,你想想有多大。他们扛的刀有多宽呢?有门板那么宽。各种各样的东西,很恐怖,很凶恶。这是她亲眼所见。结果大家齐声念佛,鬼就退掉了。退掉之后呢,她的病好像好起来了,讲话力气很大,好像没事一样。这时候,从上海打工回来看她的女儿女婿说:“看我妈妈不像走的样子啊。”他们在家里呆了大概三四天,就回上海去了。

        回到上海不长时间,又过了三四天,大概六月十九号的样子,我妹妹打电话来,说:“杀猪佬今天早晨五点左右已经走了!请师父来助念。”

        我们马上开车去。八点钟到那个地方,我们到了地方以后,发现她坐在地上,嘴巴张得很大,眼睛也睁着,很难看。为什么呢?那天早晨,家里只有她和她的小女儿,然后她就不行了,在地上就死掉了。死掉之后,她的大姐,她家里有很多姐妹,到她家来,看她的嘴巴张得很大、很恐怖,就给她乱弄。怎么弄呢?用手把她的下巴往上托,把头使劲往下按,想把她的嘴巴合上,好看一点。但是不论她出多大的力气,杀猪佬的嘴巴还是那么大。然后又给她梳头,把她搬来搬去。她的小女儿没处理过这种事情,妈妈一死,慌了,过了半个小时才把我妹妹喊来。我妹妹一来,就跟她大姐说:“你不要动,就让她坐在这个地方。”因为她要死的时候,给她搬啊、弄啊,她很痛苦的!所以面部表情很难看。那我妹妹就在旁边给她念佛,然后打电话给我,我们就开车去了,八点钟我们到了。

        一到,看见这个景象,二话不说,我们带了一床往生被,给她一盖,免得她挺难看的,盖起来再说!念佛!一句一句念。这样念了将近两个小时,到十点钟左右,大家念得也有一点点累了,我们来看看消息,看看念得怎么样,就把往生被稍稍揭开一角来看。哎!不可思议!嘴巴合上了!你看,那么大的劲合不上的。眼睛也闭上了。面孔明显变了,我们一开始看到的脸是黑中发青,很难看,现在慢慢变得有一点点红了,还没太红,有点黄,但是青色已经退掉了。面部表情比较放松,比较喜悦。好,盖上!继续念!

        念的时候呢,旁边的人,他们不信佛,他们就有很多议论,为什么呢?因为杀猪佬的肚子很大,里边是水,他们请了几个人在旁边等着抬,等她死了以后给她穿衣服,然后送她上山埋起来。我们在那儿念佛,等着抬重的八个人就说,这帮和尚来念佛,也不让我们给她穿衣服——那天的温度是摄氏三十七八度,热得要命——等一下肚子爆炸怎么办?他们在旁边就希望我们早一点走,“你们搞了半天不走,等她肚子爆炸了,我们给她穿衣服,死人的水漫出来有传染病,我们得了病怎么办?”所以是这种气氛。我们只坚持念了八小时,不便念十二个小时。到下午将近两点钟,我们就收兵吧,念个回向偈,准备走了,好让他们穿衣服。后来才知道,他们还是没有穿,他们怕死、怕肚子爆炸。那谁穿呢?还是我妹妹的婆婆,还有杀猪佬的女儿,她们给她穿。

        我们刚回到寺院,电话就打过来了,我妹妹说:“哎!师父师父!你们走了之后不是给她穿衣服嘛……”我们走的时候不知道她身体是硬还是软,稍微试探了一下,她的右手是撑在地上的,有点僵硬。我就跟她女儿说:“如果硬得不好穿衣服,你就用热水给她敷一下,这样会软下来,好穿。”她的小女儿就拿热水巾给她敷,但是热水弄得到处都是,她女儿嫌麻烦,就说:“妈妈啊,师父都给你念佛了,你到了好地方去嘛,那你身体放软一点,我们穿衣服才好穿。”讲完这句话,不到一分钟,洗了块手帕,又过来给她热手的时候呢,她的手就软得不得了,软得随便怎么穿。右手原来是使劲撑在地上的,她死时保持这个动作。然后左手、脚、头,到处都是软的,你看这么快!她们继续给她念佛。我问:“肚子那么大,有没有爆炸?”她说:“没有爆炸。”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等她的女儿女婿从上海回来,整整一天一夜,温度是三十八度。那么,按照农村的规矩,把去世的人搁在门板上,摆在堂间,下面搞一个盆,盆里面干什么呢?烧纸。来的人就烧纸,纸烧得一堆一堆的,热得不得了。后面就是一个大厨房,因为来了人还要招待,还要接应,烧开水、烧茶、烧饭、烧菜。整个里面的温度,简直是大汗淋漓。我妹妹说:“四十度以上绝对不止!”这么高的温度,死人摆在那里,谁都怕,肚子里还有那么多水,认为一定要爆炸,一定要流水的。但直到第二天早上,二十四小时过后,一点点味道都没有,连一个苍蝇都没有,所以,当时大家感到很奇特。一般的死人,烧这个黄纸啊,都有特殊的死人的味道。你们经历过那个场面的就知道,那个纸的味道啊,还有那个死人的气氛哪……但是在她那个地方,一点点味道都没有。所以大家彼此就议论开了。

       议论分成两派,一派就是相信念佛的这一派,以我妹妹为代表,还有我妹妹的老公公。我妹妹的老公公一开始跟杀猪佬关系不好,希望看她的笑话,希望她死得很难看,出出他的恶气。现在呢,发现她死的时候不一样,身体柔软,而且一点气味都没有,他这时候脑子就转弯了,他转弯了!他怎么讲?他说:“法师!她一家人如果听我的话,处理得就会更好,我让她一家人吃素。”他就跟别人讲了,讲的时候,人家就不相信,他说:“你不相信的话,烧这个纸没味道是真的呀!家里都没味道;人软也是真的,这是看得到的!亲自看到的!”有人讲:“那个软嘛,是和尚念的,把他们搞软了。”杀猪佬的事情在他们村上引起很大的争论,因为很多人不认为她能往生,认为她不应该到极乐世界去,包括我妹妹的公公,过了很长时间,他还是想不通:阿弥陀佛连这样的人也要啊?真是想不通!

       杀猪佬走了之后,到了哪一天我就不记得了,就回煞。“回煞”你们知道吗?就是这一天死人还要回到家里来,叫回煞。(第三天。)第三天呀,我不知道。回煞那一天,他们就在家里守灵,就要等待她回来,看看有什么动静,一直等到十一点钟,没有动静。杀猪佬的小孙子跟他爷爷在一起,到了十一点就准备睡觉了。哎!准备关门的时候,那天晚上月亮很大,小孙子就发现外面的光特别亮,亮得不一样!他往天上一看,就看见一个景象。看见什么呢?他奶奶,还有一群菩萨,菩萨都坐在莲花座上合掌,围着他奶奶,他奶奶站着,很好看,手上拿着一个……他讲不清楚,好像观音菩萨的拂尘一样。然后还有一群猪,都是白猪。怎么猪也跑来了?那我想,因为我们给她念佛回向的时候,也给她杀的猪回向;她临终的时候,大概确实觉得自己是个罪业比较重的人。小孙子看见了白猪,说它们一转一转,就变成一个人,像猪八戒一样,所以他就很着急,就喊他爷爷说:“爷爷!爷爷!看猪八戒!看猪八戒!”他爷爷往前一看,“什么猪八戒?哪里有猪八戒?睡觉!睡觉!”小孩子嘛,还是看得到,他躺在床上,撑在那里还在看,看那天上,很长一段时间,就消失了。那么,这就是她奶奶从净土跟菩萨一道回来看他。这个小孙子过后讲给我妹妹听,我妹妹听到之后就问他,因为是小孩子嘛,大概十岁左右,比较单纯,我妹妹希望确认一下,就反复问他:“你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他说:“我看到了!”她又问他一遍:“你是不是真的看到了?”结果把小孩子弄哭了,说:“我真的看到了,我不会骗你的!”可见,这是真实的一个故事。

        杀猪佬生病,病得那么重,肚子那么大。还偷人家的冬瓜,还不是小冬瓜,好几十斤重。她临死的前两天,她的女儿告诉我,她还叫她给她杀鸡,她说:“反正我要死了,我现在想吃个鸡。”她女儿觉得妈妈要吃,也不好意思不杀,还杀了一只鸡,她也就没有吃素。她念佛呢,也不是那么精进,时念时不念。所以她走的时候,走得并不平顺。那如果专修念佛,就会走得很平顺。她能往生,是得利于助念。我们去给她助念的时候,她虽然已经死了,但是我们给她开示,她听得懂,她想到:“哎呀!我一辈子造这么多罪过,应该要堕落,那现在求生西方。”她就能够往生。

      在助念的时候,我听说了她的一段经历,就把她丈夫喊来。原来,她死前发一个毒誓。她发了什么毒誓呢?因为她得重病这段时间——人得重病嘛,家人照顾得很厌倦,她丈夫也经常讲一些不好听的话,说:“你也不死,你……”说她败家,因为她打一针就要花几百块,希望她早点死。“你不死,我们这一点钱都给你花完了,你死了之后,我们还要过日子。”就这样子来讲她。她心里很气!她说什么呢?她说:“我死了之后,不出三年,一定把你拖去!”她发了这么一个毒誓,“保证不出三年!我让你好过!我让你这样子讲我!我要把你拖去!”所以,我就把她丈夫喊来,我说:“你啊,现在来念佛,她这口气不出,可能对你不利。”我这么一讲,她丈夫就吓坏了,就赶紧念佛,“某某人哪,我来给你念佛啊!我当时讲的话是无心的,我们也是夫妻恩爱一场,请你原谅我。”当她丈夫看见她去世后一天一夜,到第二天早晨,要进棺材的时候,她的脸相变得非常红润,非常好看,非常柔软,他就很感动,就喊人来看,说:“你看!你看!她这么好看!鼻子、脸孔都一片红。”

       通过她的例子——她念佛也没有什么清净心;她本身也不怎么精进修行;《阿弥陀经》她一句不会;除了念阿弥陀佛之外,就是念念地藏老爷,她的善根福德就这么大,没有别的。那么,她能往生,就是因为阿弥陀佛不可思议的誓愿。

       她往生之后呢,她的妹妹、女儿都到寺院来感谢我们,打斋啊,还把她生前的戒指拿来,给我们建佛像用。

       像这么一个人,一辈子杀猪,不相信因果,临死的前两天还吃了鸡。她女儿告诉我:“我妈妈能到极乐世界去?真不可思议,她死前的两天还叫我们杀鸡给她吃!”她很凶恶,村上的人都被她骂遍了,她的女儿都不相信她能往生,“哎呀!我妈妈算得上是恶人啦,她能往生,佛太不可思议了!”这是我现实生活当中所遇到的一个真切的例子。
(净宗法师主讲《阿弥陀经大意》第8讲视频http://fabao.hongyuansi.com/jzjt/2197.html 大约从19:00开始)

相关阅读:观经下品下生章五逆十恶者临终往生之深义

念佛人为什么要惜福积福、持戒修善、忏悔业障?(净界法师)

净界法师:自力勤修难免偏坠 佛力保任临终大事(真实案例:一位禅师和一位念佛人临终时两种完全不同的表现)

一位肿瘤专家和一位念佛老居士临终时的巨大反差(一位医师亲历的四则念佛感应)…

贤书法师:我父亲和姐夫临终前的难以解释的现象

为情自杀并死不瞑目的年轻女子经助念往生的案例(信愿法师讲述)

广化律师住鬼屋度鬼的奇事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