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ong的网易博客

是日已过 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 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 如救头然 但念无常 慎勿放逸

 
 
 

日志

 
 

奇!曾国藩外孙聂云台居士自述学佛因缘  

2016-11-23 23:46:02|  分类: 名人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聂云台居士(1880-1953),是曾国藩(文正公)外孙,于1920年任第一任上海总商会会长,中国先驱实业家、中国民族棉纺织业四大巨子之一、全国办学三贤之一。新旧交替、各种思想碰撞、时局动荡、民族资本艰难地创新生存的历史时代背景,加上其显赫的家族传承,似乎注定了聂云台居士一生的灿烂与不凡。从儒学大家到基督信徒,最终皈依佛教,聂云台居士一生的思想也发生了凤凰涅槃般的重生巨变。印光大师赞其“文正公心法,阁下得而传之,故能脱离富贵习气,乐我天真,不随物转也。”1942、1943年间,聂居士为劝诫世道人心,撰写《保富法》一书,在上海《申报》上连载,激荡时人之心,数日之间,便收到助学献金钾十七万余元之巨,柳亚子等各界名流纷纷响应,一时传为佳话。
本文内容
即是出自聂云台居士所著《保富法》《学佛札记——记学佛因果说》因为原文是半文半白,为便于今人阅读,末学浅译成白话,并稍作编辑。若有错谬,请不吝指出。南无阿弥陀佛。

 

【译文】一、聂云台居士学佛因缘

       我刚开始学佛时,包寿饮先生给予了我很多帮助。五年后,我在杭州晤见了寿饮先生的父亲包培斋居士。当时,我和包培斋先生一同在西湖畔招贤寺中借宿,得以亲闻他讲述自己学佛的因缘。后来,我又遇到了王季果先生,王先生也谈到自己能够学佛,也都是因为包培斋先生的父亲死后作神、在梦中示现显灵这个因缘,得以触动启发。
       包王两位先生,都是为官从政之人,现在却舍弃官宦之途,专心学佛。他们修持佛法,早晚功课十分精进勇猛,严格要求自己,放下一切万缘,这种心性和行为,若不是在佛法中深受利益的话是做不到的。包先生的夫人及其一家子女也都沐受了佛法的化导;王先生的夫人则比王先生还要先信佛。在北京天津一带,受到包先生父亲灵感启示而学佛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啊!
       我既有这样的机缘,得以听闻到这个神奇感应的详细内容,回来后便记录下来。现在,我就将这些内容作为我笔记的开端,并且讲述其缘起如下。
       我在民国九年的冬天,从欧州游历后返回国内。我在外游历时眼见欧洲经历战事摧残凄凉困苦的惨况,深为感慨,回国后,又眼见北方发生旱灾后,人民流离失所、伤亡哀痛的惨状,于是立志发愿从此持奉斋素、力戒杀生。我发这样的愿,正是因为我深信佛所说的因果法义,知道这些战乱灾荒之祸事,都是因为广大众生共同造作的恶业所感召,而其中因为口腹之欲而杀生食肉,正是诸种恶业中最重的一种啊!
       第二年春天,我结识了包寿饮先生,和他一同游赏西湖,见到了微军和尚。我问和尚:“佛以普度众生为大愿,但僧人却要离开世间潜心修行,只为自己解脱,不为度化众生。为何僧人不能仍然在世间广做利益众生的善行呢?比如像基督教一样,在世间做种种慈善?”和尚对我说:“僧人远离世间潜修佛法,正是为了将来有能力深入世间普度众生。如果自己都不明白如何解脱生死、解脱烦恼,又如何引领教化众生解脱呢?你如今自己思量一下,你所做的那些自认为利益众生的事情,是不是都是真的有益于众生呢?凡事都要看究竟,不要只看表面啊。”我听了,起初并不以为然。过了半年,才恍然了悟和尚的话实在是正确啊。于是,我开始稍稍读一些佛经,希望有所获益。寿饮先生让我降伏我慢心,生发谦卑心,那么自我执着和成见就可以去除、对于佛法的要旨必定更容易了解。并且,先生还教我礼佛,沉下心来老实修行。可以说,我学佛,是得益于微军和尚的启发,也是缘续于寿饮先生的教导。

 

二、包培斋居士学佛因缘

        四年后,我才听闻王季果先生由于包培斋居士父亲灵感示现而学佛的因缘奇事,随后又与包培斋居士在杭州见面。包培斋居士正是寿饮先生的父亲,他告诉了我他学佛的因缘。原来,包居士以孝廉身份在北京政府部门任职,平时喜欢读一些科学书籍,深信西方的科学是令国家民族富强的唯一途径。当时欧洲战事正激烈,袁世凯也刚刚亡故,内外时局都不稳定。有一天半夜,包居士梦见自己父亲走进他的房间,坐在他睡的床沿上,对他说:“我现在是护法神。因为你的寿命将要尽了,特意来告诉你。”居士问道:“寿命有延续的方法吗?命运可以改变吗?” 他的父亲说:“可以啊。行善就可以延寿,你只要依止佛法精进修持,吃素念佛,那么命运一定可以改造!”居士说:“如果以人的力量可以延寿,那么袁世凯又怎么会死?如果吃素可以长生,那么蔬菜将会比那些肉食珍馐都要昂贵了!寿命怎么可能会由人力而改呢?”他的父亲叹息道:“你的执着太深了,我无法让你觉悟。你自己决定吧。只是我还有一句话要告诉你:我们在生时造业已经够多的了,死时就不要再增添恶业了。希望你一定要告诉家人,死后不要厚葬,装裣的衣衾一定要用棉布去做,祭奠时一定不要杀生,安葬的棺木也不要用昂贵的,几十元钱的就足够了。这些东西对于死去的人没有丝毫利益,只是白白去损耗世间有用之物,给亡者增添罪业罢了。”居士听了,这才心生感动,说:“父亲说得如此恳切,一定不是虚妄的假话。我一定遵照父亲的教诲去做。只是我如果吃素的话,滋养身体的补给还是不能少的,所以还是要吃一点牛奶和鸡蛋。”他的父亲说:“可以。”又说:“你可以清晨时到东直门外某观音殿拜佛。我到时候会在那里等你。”居士一梦醒来,非常惊异,就着灯光看钟表,刚刚凌晨两点。起初居士认为这只是一个梦而已,不足以相信。后来细想一下,梦境如此清晰,应该不是幻象。于是坐了起来,默默地回忆梦中的情景,回想父亲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得非常清楚。他担心自己再睡下后把这些话给遗忘了,于是干脆不睡了,坐等天亮。只待天亮后去观音殿检验这个梦的真假。
        黎明时分,居士就出门,步行至观音殿拜佛。刚刚准备拜下去时,看见有一个人站立在香案旁,手里拿着花,身穿蓝色长袍。等他拜佛起身后,这个人却不见了。这时,他看见守庙的庙祝正在殿中打扫,就问他看没看见刚才站在香案旁边的那
个人。庙祝回答说:“看见了。不就是和您一起来的那个人吗?”居士说:“你确定你真的看见了那个人吗?你可不要信口回答呀。”庙祝说:“我的儿子刚送了一个客人去车站。您和这个人进来时,他正好出门。请等他回来后,问问他吧。”居士就坐着等他的儿子回来。他儿子回来后,也说看见了一个穿着蓝色缎面夹袍的人和居士一起进的庙。而且那时刚好有一阵风吹动那人的衣角,他儿子看见了衣里,所以知道那人穿的是夹袍。他儿子还描述了那个人的身材样貌,和庙祝、居士本人看见的都是一样的,确实就是居士父亲的形貌啊。居士这才知道果然是他的父亲在显现灵感,于是从这一天开始,就吃斋素,断除肉食,而且称诵佛号。当时是民国五年六月。等到居士休年假回到天津的寓所,家人才知道居士吃斋素的缘由。于是他的夫人【注1】和子女们都一同吃素念佛,一起为居士延寿而祝祷。
        包居士的女婿某某,从美国留学归国,从西方人那里学得了一种通灵法术。于是家里人就让他用这个法术来召请居士父亲的神灵前来,凭借着乩笔来沟通交流。其父亲神灵借助乩坛【注2】,所说的都只是佛法修持的事情。久而久之,这件事渐渐传播到了外界,亲友来占乩问事的慢慢多了起来。政界中也开始有人来请问时事了。于是其父亲神灵借乩坛向家人告诫不得再请他降坛。从此,这个乩笔就不再灵验了。
        包居士父亲生前在台湾基隆任同知一职,平时最为崇仰曾文正公。凡是批判案件、教训家人子弟,言语间必定以文正公为模楷。他平素不谈佛法,但却特别爱惜物命,严格戒止杀生。有一天,他看见厨子拿着一条活鱼进府,立即命人打板子加以责罚。后来,他对别人说,我并不是真的要去责打这个厨子,只是有人强迫这些下人们去购买活物,所以故意这样做来警示这些人的。

 

三、王季果居士学佛因缘

       王季果居士,湘绮(王闿运)先生第四个儿子。早年在日本留学,毕业于士官学校。回国后,在陆军任职多年。他的夫人杨氏,是杨度(字晳子)的妹妹,一同在日本留学,擅长于国学,成绩特别优秀,是留学界女众圈子里的先进人物。当时维新革命的思潮正是非常兴盛的时候,季果和他夫人也是革新派的急进者。因为他们才气纵横、声名显著,所以被同学辈所敬仰。最近几年来,王居士和夫人突然一同吃长斋学佛,凡是他们旧时的知交好友听闻此事后都非常惊讶。居士有个儿子,在杭州某校教德文。居士夫妇于是就在杭州休养。我常去西湖,久闻居士大名,而且听说他学佛的因缘非常奇异,所以一真想与他亲自晤谈一次,可惜一直没有达成这个心愿。
       1925年正月,王居士到达上海,特意前去探访,于是我这才知道了他学佛因缘的详情。居士和梁璧园先生是姻亲。民国六年,和梁先生一同客居北京。一天,梁先生邀请居士一起去天津,说包培斋居士的父亲,死后作神,常常托梦显灵给他家人,继而凭借乩笔显现神通,可以为世间人回答一些疑问,他打算前去请问一下自己的事情。原来,梁先生的眼睛长久失明,自己相信这是夙世业力所致,于是皈依佛法,痛加忏悔。后听闻包居士父亲的灵异事迹,便急于想向他询问自己失明的因果。季果居士平素并不信鬼神,尤其痛恨乩坛鬼神的荒诞妄语,所以不肯陪他同去。梁先生因为自己眼睛不方便,强迫他和自己作伴同行。到了天津,季果居士将梁先生送到包家府宅,就离开了,随即前往杨家的寓所过夜。他的岳母也是位信佛人,央请居士为她抄写经文。居士抄到夜晚二点钟时,忽然看见窗外有人影闪过。他怀疑有贼,仔细再看,竟然是一位披着金色铠甲的巨人,光耀赫然。正惊疑间,这个巨人突然就不见了,这才知道是位神灵。他就寝后,梦见一个人前来对他说
:“我是护法神包某,你方才看见的巨人就是我呀。”接着,居士又梦见佛国净土的种种庄严妙好境界。第二天,居士把所见所梦都告诉了夫人,夫人就和他一同来到包家。他们见到包培斋居士父亲的遗相,和居士梦中所见的样貌一样。包家人又给居士看西方极乐世界图,也与梦境完全相符。他和他夫人二人都对佛国净土从未见闻过,脑海中也从来没有这种事物存在,但是梦境确是历历分明。居士对佛法产生信仰,就是从此开始的。
       后来,居士先回到北京,仍然在杨家北京的寓所居住。偶尔带着夫人杨氏从帐房出外散步时,经过一个卖肉摊,见摊位上钩挂着的竟然都是人的肉体,不由得极度惊骇,大叫起来。同行的友人奇怪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居士就讲了他所看见的怪象。友人就说:“这是你眼花了,这明明挂的是猪肉嘛!”可以经过其他卖肉的摊位,居士还是看到摊位上挂的都是人肉。到了城墙根,他看见一个人拉着一辆沉重的煤车在烈日下艰苦行走,就对同行的友人说:“这个人真是可怜,怎么能承负得了这么沉重的货物呢?”友人说:“这明明是一匹马呀,你怎么看成一个人?”居士心知事有蹊跷,就催促着赶快回家了。过了几天,梁先生从天津回来,主动问居士是不是最近见过和马有关的异象。居士就告诉他,自己前几日见到拉车的是个人,友人却说是匹马的事情。梁先生就说:“昨天向包居士父亲之神灵询问家中某人死后投生在何处。神灵指示我,要我向您询问您看见的那匹马,就知道了。”经过此事,居士才深信佛教六道轮回之说真实不虚。后来,他为岳母抄完经书,他岳母为他用火腿做菜。菜一端上来,居士一看,满盘血肉狼藉,根本无法下筷。从此以后,居士就吃长斋,并精研佛法了。

【原文】
       予学佛之始,得力于包君寿饮之夹辅者为多。越五年,乃得晤寿饮之尊翁培斋居士于杭州。以适同寓于西湖招贤寺中,得闻其所述所以学佛之因缘。又得遇王君季果,言其学佛之因缘。皆由于培斋先生之尊翁死而为神,示梦显灵之启示,有以诏之。包王两君,均服官政,乃舍宦学佛。而朝夕功课尤勇猛精进,刻苦自励,敞屣一切,非深有得于中者不能为也。包君之夫人暨一家子女皆沐佛化,王君夫人则先王君入佛。京津间因受包君尊翁之启示而学佛者,不知其人焉。予既得闻其详,归而记之。以为予笔记之发端,并述其缘起如右。
  予以民国九年冬,自欧游返国。外感欧陆战后凄凉困苦之状,归观北方旱灾流离死亡之惨,立志持斋戒杀,盖深信佛说因果之义。知战祸灾荒,皆群众恶业所酿成,而为口腹杀生,其最着之一端也。次年春,得识包君寿饮,并同游西湖,见微军和尚。予问曰:“佛以度众生为志,而为僧必离世潜修,是自为而不为人也。似不若仍居市朝为利益众生之事,如基督教之所为者为善。和尚言潜修者,乃为度众生之预备,若自己尚不明白,何以济人?”汝今自思,凡汝所为利众之事,果皆有益于众生者乎?凡事须究竟,勿但观表面也。予初不以为然。越半年,乃恍然悟和尚之言为当。因稍读佛经,冀有所得。寿饮谓予须去我慢意、生卑下心。则执着成见可去,而于佛旨必易了解。并教予礼佛,以祈默相。予之学佛,和尚启之,亦寿饮教之也。
  越四年,始得闻王君季果因包培斋居士之尊人灵感启示而学佛之因缘,旋即得晤培斋居士于杭州。居士即寿饮之尊人也。居士乃告予以其学佛之因缘。盖居士以孝廉官部曹居京师,平日好读科学书,深信科学西法为致富强之唯一途径。时欧战正殷、袁氏方死。一日夜半,梦其父来,坐其床沿上。谓之曰:“予今为护法之神,因汝寿命已促,特来告汝。”居士问曰:“寿可延乎?命可造乎?”其父曰:“可。行善可延寿,汝依佛法修持,茹素念佛,则命可改造也。”居士曰:“人力苟可延寿,则袁氏不死矣;素食可长生,则蔬菜将贵逾珍羞矣。寿命岂人力之所可为哉?”其尊人叹而言曰:“汝执着甚深,予无法使汝觉悟,在汝自决可矣,终有一言告汝。吾辈生时造业已多,死时勿更增恶业。宜切告家人,勿厚殓,衣衾必以布料,祭奠勿用生物,棺木值数十元者可矣,此等物于死人无丝毫之益,而空耗世间有用之物,徒增恶业也。”居士乃感动,谓:“父言恳切如是,必非虚语。因言当遵父命,但虽茹素,而滋养料不可少。必食牛乳鸡蛋。”其尊人曰:“可。”且曰:“汝可于清晨往东直门外某观音殿礼佛,予将候汝于彼。”醒而异之,就灯光视时表,方丑正也。初以为幻梦不足信,旋自念梦境清晰如此,非幻也。姑起坐,默忆梦景,回想父言,记之甚熟。恐复睡而遗忘也,因坐以待旦,决计往观音殿以觇其异。黎明即出门,步至观音殿礼佛。方下拜时,见一人立香案旁,手拈花,着蓝色袍。拜起而人不见。见庙祝正在殿中泪扫,因问其见适立香案旁人否。答曰:“见之。是同君来者耶?”居士曰:“汝确见其人乎?勿信口答复也。”庙祝曰:“吾儿顷送客至车站。君与是人入时,彼适出,请俟其归,问之。”居士因坐候其子归,亦言见有蓝缎夹袍者同居士入庙。适风动衣角,见其裏,故知为夹袍云。且言身材形貌,与庙祝居士所见同。盖居士尊人形状也,因知果为其父见示矣。自是日起,遂持斋断肉食,且诵佛号。时民国五年六月也。年假归津寓,家人始得悉居士持斋之由。于是夫人子女辈均同茹素,且同念佛号,为求居士延寿云。居士之婿某,自美国留学归。从西人学得通灵术,家人因相与请居士尊人之灵至,藉乩笔示教,所言惟佛法修持之事。久之渐播于外,亲友来问事者渐多。政界中有来问时事者,乩因谕家人嗣后不得复请,自是遂绝笔云。居士尊人生时官台湾基隆同知,平日最崇仰曾文正公。凡批判案牍教训家人子弟,语必称文正。素不谈佛学,惟戒杀甚谨。一日见厨司持生鱼入,立命笞责之。旋谓人:“予非欲笞彼,盖有强使其购致者,故警之耳。”
  王季果居士,湘绮(王闿运)先生之第四子也。早年留学日本,毕业于士官学校。归国后,从事陆军者有年。其夫人杨氏,杨度皙子之妹也,同留学日本,长于国学,故其成就亦特优,为女留学界之先进。时维新革命之说正盛,季果与夫人,亦革新派之急进者。才气纵横,声名藉甚,为同学辈所倾仰。近数年间,季果与夫人,同以长斋学佛闻。凡旧时知好均异之。居士有子,授德文于杭之某校。居士夫妇,因就养于杭。予常往西湖,久耳居士名,且闻其学佛之因缘有足异者,久欲一晤询之而未得。
   乙丑正月,居士抵沪过访,乃得闻其详。居士与梁璧园君为姻戚,民国六年,同客京师。一日梁君邀居士赴津,谓包培斋居士之尊人,死而为神,常托梦显灵示其家人,继则藉乩笔通问答,今将就而请问焉。盖梁君目久失明,自信为夙业所致,因皈依佛法,以自忏悔。闻包居士尊人之灵异,急欲藉询一己之因果也。季果素不信鬼神,尤痛恶乩坛之诞妄,不肯偕行。梁君因目不便,强使为伴。抵津送梁入包宅,即去。宿于杨寓,其岳母亦信佛者,央居士为写经。居士写至夜二时许,忽见窗外人影。疑为贼,细视之,则金甲巨人,光耀赫然。方转念间忽不见,知为神矣。就寝后,梦一人来谓之曰:“予护法神包某,适所见即是也。”旋又梦见佛土种种庄严境界。次日以告其夫人,夫人偕之至包宅。见培斋尊人相,与梦中所见同。示以西方极乐世界图,与梦境又符。二者皆夙无所闻见,脑经中无此物,而梦境历历不昧。居士之信仰,由此起矣。居士先归,仍居杨氏京寓。偶偕杨氏账房出外散步,过屠肆,见所悬皆人身体也,因大骇而呼。友怪问之,居士述所见。友曰:“汝眼花矣,此猪身也。”过他屠肆,居士所见亦然。至城根,见一人曳煤车行烈日中甚苦。因谓同行之友曰:“是人可怜,安能曳此重载乎?”友曰:“明明马也,汝乃见为人乎?”知其有异,乃促使归寓。他日梁君自津来,问居士见有马异乎。居士告以畴日所见曳车人,而友谓实马也。梁君曰:“昨问于包氏尊人之神,以其家中某人死后之情形。而神示以问君所见之马即是也。”自是居士乃信轮回之说。确乎有徵矣。写经既毕,岳母为治火腿。居士见之,皆血肉狼藉,不能下箸,自是遂持长斋,研精佛法云。

【注1】包培斋夫人冯平斋居士念佛往生事迹,见《印光法师增广文钞卷四-冯平斋宜人事实发隐》。

【注2】关于扶乩,印光法师开示道:“明末,苏州有扶乩者,其门徒有七八人。一日,扶乩说佛法,劝人念佛求生西方,与前之所说,绝不相同。此后又来二十多次。末后乃说,扶乩乃鬼神作用,吾乃某人,此后不复再来,汝等不得再扶乩。此事载西方确指中。民国初年,香港有扶乩者,言其仙为黄赤松大仙,看病极灵。有极无生理之人,求彼仙示一方,其药,亦随便说一种不关紧之东西,即可全愈。黄筱伟羡之,去学,得其法而扶,其乩不动。别人问之,令念金刚经若干遍再扶。依之行,遂亦甚灵。因常开示念佛法门,伟等即欲建念佛道场,云,尚须三年后办。三年后,彼等四五人来上海请经书,次年来皈依,遂立哆哆佛学社,以念佛章程寄来。念佛后,观音势至后,加一哆哆诃菩萨。光问,何得加此名号。彼遂叙其来历,谓前所云黄赤松大仙,后教修净土法门,至末后显本,谓是哆哆诃菩萨,且诫其永不许扶乩 见《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上·复江景春书》。

大安法师开示:这个乩坛就是请各路神仙过来问事。一般的扶乩,它的法术是有一个沙盘,上面有一个乩架——丁字的形状,悬了一个锥端,左右两边有人扶着;然后你有什么事情,或者个人的休咎——吉凶祸福,包括想治疗什么身体疾病,想问什么命运,你就问;一问,这个乩笔就会在沙盘上写字,就会有问必答:是这么一个法术。这法术一般在佛教正法是不认同它的,也不会去做这些事。但是菩萨度化众生,常常善巧方便,对于特殊机缘的众生,也可以临坛来做教化开示,这就叫“菩萨行于非道,通达佛道”的方式。 

在民国年间——我们看《印祖文钞》,当时香港有一批做企业的,以王德煒为主,他们也是扶乩,请黄赤松大仙降坛,结果降坛有一个仙人过来,慢慢地取得这些扶乩人的信心,他们问什么还真的答得很灵验,最后降坛的这位仙人就让他们去念《心经》,让他们去念《金刚经》,最后让他们去念阿弥陀佛名号。引导他们进入佛法之后,就让他们把这个乩坛撤掉,这“仙”叫哆哆娑婆诃菩萨。王德炜通过这样的一个过程,最后就找到了印光大师专修念佛法门,印祖也认定:这个哆哆菩萨就是一个菩萨降坛来给他引导。 

这部书得到我们佛门的认同,也是不容易的。它的方式是我们佛教不认同的,但是它所体现的内容——包括叫做觉明妙行菩萨这个人——却真的从理上来说,那是千真万确的。在明末清初,这八个人请仙过来,这些人都要炼丹术——长生不老之术,身体要健康,祸福吉凶他答的都很准,慢慢产生信心之后,忽然这个乩坛上的仙就劝他们念佛。这些人就问:“念佛是好的修行吗?”回答:“是好的修行——最好的修行。”“那怎么念呢?”让他们念“南无阿弥陀佛”。这八个人就听从了,乩坛上的这位菩萨就为他们详细地开示念佛法门,让他们舍去原来修行的道法、道术,求生极乐世界。在乩坛上这位菩萨就宣说他为什么过来的因缘,是八百年前跟这八个人有师徒关系。劝他们念佛菩萨名号都能出现异香满室、天花乱坠的种种瑞相,这样八个人开始产生信心,就专门念佛。这里面有一个为头的人叫无朽。“无朽”,这位是八个人中的老师了。这位觉明菩萨就劝他到三昧和尚处去求出家——“圆僧相”。 

大家知道三昧和尚,这是明末清初一个律宗的大德。从宋、元以来——特别元代以来,中国整个的律学:戒律松弛。那么在明末的时候出现了三位中兴律宗的大德,一位是慧云馨公律师,一位是三昧律师,一位是见月律师。这三位正好都是师徒关系,三昧和尚就是慧云律师的徒弟。慧云律师被称为是优波离再来。三昧和尚也是一个很有道德的人,在那个时候到处传授三坛大戒——他是第一人,那是受到皇帝尊崇的。他临往生的时候也是预知时至,在闰六月初一的时候,就把日期一翻说:“我初四取涅槃。”在初四那一天让大家过来助念佛号,他自己沐浴,说:“水干,我走。”还真的:身上的水干了,他就走了。三昧和尚他慧眼独具,发现了见月律师。见月律师虽然出家时间不长,在僧团资历很浅,但是三昧和尚就选择他作为宝华山律宗道场的住持。也就说,三昧和尚是戒律非常严谨——就是知见非常正的一位大德。 

这个无朽刚刚到三昧和尚处的时候,就说:“我要拜你为师,要出家。”那三昧和尚就问:“你怎么想到到我这儿出家?是谁叫你过来的?”他就把这个因缘说出来:“我在乩坛上,有位觉明妙行菩萨叫我过来。”这一说,三昧和尚是不相信的,说:“你这搞什么名堂嘛!”这位无朽再把乩坛上所得到的觉明妙行菩萨的一个偈颂表达出来了。这个偈颂就是刚开始的时候,这八个人以为降坛的是一个仙人,就指月亮作为一个题目,来请这个仙人做个偈子。这个偈子马上说出来了。这偈子给大家念一下,大家看看,前面序文都有。 

“一月光含千世界,分身无量照群迷。当知本体原无二,不动庄严变化机。”“一月”——一个月亮的光明,可以遍照无量的世界——“千世界”。这就代表菩萨的“本月”不动,月光遍照就是比喻他的分身。“分身无量”干什么?去照射那些迷惑颠倒的众生,救度他们。虽然月光普照,但是要知道月光的本体跟月光无二无别,这是体、用无二。所以“不动庄严变化机”,在极乐世界他的报身不动,然而应众生的根机来变化种种的形态,来度化众生。大家要注意,这个偈子一说出来,三昧和尚相信了,因为这个偈子太符合佛菩萨救化众生的那种悲智、那种善巧。 

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大家读天亲菩萨的《往生论》,《往生论》里面谈到西方极乐世界依、正庄严的二十九种:依报庄严的十七种,正报庄严分阿弥陀佛庄严的八种,还有极乐世界菩萨的四种功德庄严。其中四种功德庄严,第一个是不动应化。“安乐国清净,常转无垢轮,化佛菩萨日,如须弥住持。”就是西方极乐世界菩萨报身在本土不动,应众生的根机来应化。这些菩萨在极乐世界转无垢的法门——就是转大乘的法门。这些佛菩萨们在极乐世界就像太阳。刚才讲觉明妙行菩萨是用月亮作为比喻,《往生论》里面是用日——太阳作为比喻。太阳的本体不动,然而它的日光能够普照,表明他的变化机——化身。虽然化身到他方世界去,但是他的报身像须弥山一样在极乐世界安立。“无垢庄严光,一念及一时,普照诸佛会,利益诸群生。”这是同时应化。极乐世界菩萨能够不前不后在“一时”——同时分身无量无边,来上求佛道,下化众生。那三昧和尚是一个什么样的祖师?他是一个明白人,一看这个偈子符合佛菩萨教化众生的本怀,马上就向西方顶礼。三昧和尚就给这个无朽剃度,让他出家。 

清代一位很有名的居士大德——彭绍升居士,对这本书也是推崇备至。这本书我们从它的时间段来看在明末,这里讲的“崇祯癸未五月二十八日”开始,到清代的“顺治丁亥十月初二”,一共二十四回。崇祯癸未年是1643年,顺治丁亥年是1647年,有四年零四个多月。就是他降坛做这种开示有四年四个月的时间,前后有二十四次,然后由弟子记录下来。记录下来开始还没有成书,直到康熙己酉年就是1669年——相差了22年,这本书就开始刻板流通。到了彭绍升时,那是乾隆三十八年,彭绍升居士又再一次刻板流通。这本书在印光大师这里也是得到了印证的,印祖也是认为觉明妙行菩萨就像王德炜乩坛上出现的哆哆菩萨一样,是真实不虚的,是菩萨来应化、教化我们众生的,是“菩萨行于非道,通达佛道”的一种教化方式。(大安法师2009年讲《西方确指》于秦皇岛)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