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ong的网易博客

是日已过 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 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 如救头然 但念无常 慎勿放逸

 
 
 

日志

 
 

台湾著名法医经历的几起灵异事件  

2016-04-28 13:50:25|  分类: 奇闻异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活见鬼”

        台北县三芝和野柳之间,有个叫老梅的地方,二十余年前一名妇人因为家人得了急病,不慎失足溺毙。杨日松追随当时台湾省刑警总队的法医,也就是现在中央警官学校教授,叶昭渠博士前往相验。同行的还有检察官和书记官。
        验了尸,他们到淡水吃过晚饭,喝了点酒,便在细雨霏霏的夜晚搭车回台北。途中杨日松赫然发现,车厢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年轻的女人。他以为是谁从淡水带上车的,不好意思声张,只用手肘碰碰书记官,书记官会意地微微一笑。
        车过士林的平交道,检查哨栅栏竟然放下来挡住去路。众人正感诧异,一名警员上前问明他们身分,即向检察官报告,正在拦他们的车,因为台北大桥下的淡水河边,捞起一具女尸。请检察官去验尸。
        这样一折腾,车上的年轻女人,已趁别人不注意时悄悄离去。
        车到河边停尸处,刑警伸手揭开草席,点亮手电筒,他们几个倒吸一口冷气,内心惊骇万分,原来死者就是刚才出现在他们车厢的女子,先前几个人都看到了。
        警方初步调查,死者有个不务正业的姘夫,把她当摇钱树,而她无法忍受,两人为此争吵。据她的姘夫告诉刑警,晚上她们乘车经过台北大桥时,车行受阻,停了一下,她匆忙跳下车投水自尽,抢救不及。
        可是死者,何以会在杨日松她们的车上现行呢?经检察官交代刑警细心查证,后来果然查出,死者是被她姘夫推下河淹死的。(记述人:联合报记者 唐经澜/节录自《叶昭渠博士谈鬼怪》

二、“鬼电话”

        杨法医告诉我另外一个故事。
        早年有一位法医,一天夜半时分,家中电话铃声大作。她太太从被窝里爬起来接电话,又把话筒交给他,迷迷糊糊听到对方向他报告三峡发生一起命案,请他次日去相验。
        第二天确实有个案子。等他去验过尸回来,夫妻俩一谈,脊椎骨陡然一阵寒意。
        因为他家根本没有装电话。
        这个故事有名有姓、有地址。由于民间习俗,这种事不吉利,此后那位法医绝口不提,杨法医命我“姑隐其名”。(记述人:联合报记者 唐经澜/节录自《叶昭渠博士谈鬼怪》

三、“托梦”

        常常有人提到“托梦”,真真假假颇费疑猜。
        最近几年叶昭渠博士。亲口告诉我几个,他的亲身经历。
        四十四年前,他在高雄由小儿科改行当法医,相验的第一起命案,是一对母子在田野中一间小茅屋,因为失火而葬身火窟。
        当天夜里他梦见,那个妇人向他哭诉,说她和她罹患流行性脑膜炎的儿子,其实是被人谋害的。次日一早,他到实验室化验,证明那个男孩虽然被火烧死,她却不是。
        警方根据叶法医的相验报告深入追查,终于破了案。凶手是她的丈夫。由于他有外遇,夫妻失和。那天他们在茅屋争吵起来,他在盛怒之下,抓起瓶子把她砸昏,以为他死了,索性狠心纵火焚屋。
        另一次他午睡时,梦到一个女人请他雪冤,两个小时后他到淡水河边验尸,死者就是托梦给他的女子。他验出她是“死后落水”,刑警随后查出,她被人失手击毙后,抛入河中。
        还有一次,叶昭渠梦见一个男子向他点点头,一晃而逝。事过三天,他到屏东县的深山验尸,死者赫然是这个人。
        最后警方查明他在北部当教师,患有精神病,自杀而死。(记述人:联合报记者 唐经澜/节录自《叶昭渠博士谈鬼怪》)

四、“鬼搭车”

        有一次,杨日松前往宜兰验尸,同样是个女尸,喝毒药而死,由于无其他有力他杀证据,杨日松初步的验尸结论是自杀。
  回程,这次是由司机开车,载著杨日松准备走北宜公路回台北,记得那天雨下得很大。车子才离开宜兰,路边就有一个女子招手想搭便车,杨日松看雨下得很大,停车让她上来,这个女子就坐在杨日松旁的座位,两人没有交谈,当时杨日松只觉得女孩长得很面熟,但一下子却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面。
  不久,这名女子便下车走了。但杨日松的车却在山区里绕了一个多小时,照理说北宜公路就只有一条路,再怎么绕也不会迷路,但是车子就硬是找不到出路。杨日松心知有异,再想起刚刚搭便车的女子,长相和在宜兰验过的女尸,仿佛还有些相似,莫非女鬼显灵,来向杨日松诉冤?想著想著,验尸经验丰富的杨日松承认,遇见这类事情,心里还是会毛毛的,他当即要司机回头开往宜兰,重新验尸。
  这次,杨日松却在女尸的肺部,找到毒药侵蚀的痕迹;如果自杀,毒药只会经过食道,而被强灌才会浸到肺部裹来。杨日松于是将验尸报告从‘自杀’改成‘他杀’。(文:修德法师/节录自修德法师著《等待黎明的时刻》)

五、“鬼敲门”

  杨日松最出名的一件“鬼故事”,却是在民国八十一年(注:即1992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淡水沙仑浴场的无脸女尸案。案子至今未破,冤魂还在游荡。这具女尸被发现时,脸朝下俯趴在沙堆裹,身穿短紫色运动服和蓝色风衣,下身穿著蓝色运动裤,但运动裤被褪到膝盖,露出反穿的白色华歌尔内裤。
  士林分检署检察官陈佳瑶获报,偕同法医刘象缙到场相验,骇然发现女尸脸部的皮肉已完全不见,无法辨认长相,只剩下头盖骨连著长发,由于死因可疑,陈佳瑶指示将尸体冰存在板桥殡仪馆。
  十二月三日,杨日松、陈佳瑶、刘象缙和助理曹烨塘等人前往殡仪馆验尸。通常法医要去殡仪馆验尸,都会在前一天通知殡仪馆,将尸体拿出来解冻,依照尸体退冰时间,只需要一天就已足够,但那天杨日松亲自操刀要进行剖验时,却发现女尸尚未完全退冰,所以杨日松只能剖验头部和胸腔,发现这名女尸生前左后脑曾遭重击,喉部有积沙,显然是生前落水。至于脸部的伤痕,因为并未退冰,初步研判是遭螃蟹啃食掉的。那阵子杨日松非常忙碌,光是三日当天就要验两具尸体,因此,对这名无脸女尸做出初步研判后,杨日松一行人便离开了。
  晚上,杨日松习惯在家裹收看日本片,不知是看得入神,还是做梦梦境过于逼真,杨日松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还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杨日松急忙起身开门。
  门外是一名穿著蓝色运动服的女子,身材相当高窕,杨日松隐隐看见女子脸上沿著脸庞,有一团鲜血,好像在那里曾经看过。这名女子向杨日松表示想要验伤,但杨日松答说家裹没有器材,要这名女子第二天早上到刑事局找他,这名女子转身,一言不发地走了。
  第二天一早,杨日松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打电话给检察官陈佳瑶,陈佳瑶立刻率同刘象绪法医,会同杨日松再度解剖。这次,杨日松特别观察女尸面部伤口达数十分钟,再等皮肉完全退冰软化后拉开来比对,发现伤口有多处直角切割痕。研究凶手是一刀一刀将脸皮割下来,如果是遭螃蟹啃食,就不可能出现直角切割痕。
  解剖前,杨日松心念一动,特别要求殡仪馆人员,想看看女尸穿的衣服,工作人员打开抽屉,杨日松看到的,竟和昨日梦里来敲门的女子,同样颜色款式的蓝色运动服,他还有半信半疑,再看看运动服的厂牌,居然也是同样的厂牌。(文:修德法师/节录自修德法师著《等待黎明的时刻》)

按:杨日松博士,台 湾著名法医,被誉为“台 湾福尔摩斯”、“法医神探”、“人间判官”,投身法医工作长达62年,参与过30000多件遗体解剖,破过无数重大疑案。叶昭渠博士,曾任台 湾刑 警总队法医及中 央警 官学校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