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ong的网易博客

是日已过 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 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 如救头然 但念无常 慎勿放逸

 
 
 

日志

 
 

临终关怀之临终关怀的重要(净界法师)  

2016-05-10 14:23:58|  分类: 净土法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法对生命的观察,主要是根据因缘的理论。那么这个因缘观,当然在大乘佛法讲得是非常的复杂,非常的微细。但是身为一个佛弟子,我们基本的因缘观就是一个“三世因果”的道理。那么这个三世因果,就是我们今天站在一个今生的角度,我们去回顾过去,我们相信有过去的生命;我们去观察未来,我们也相信有未来的生命。这样的一种过去、现在的无量的生命观。在唯识学讲一个偈颂来形容这个三世的因果,是“恒转如瀑流”。也就是说,我们怎么去理解生命的相貌呢?《成唯识论》上说:生命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水流。这个“水流”的意思,就是它是恒常相续的,而且它是前后变化的。
        那么在整个生命的变化当中,事实上有两个因缘主导着我们生命的变化
        第一个就是我们造的业力。就是我们曾经在过去生或者今生,可能因为一时的颠倒,造了这些杀盗淫妄的罪业。当然业的本性是刹那刹那的无常,在造的时候,它是刹那刹那地生灭无常,但是你所累积的那种恶的功能,被保存在我们内心的深处,它会招感地狱、饿鬼、畜生的果报。那么我们也曾经因为一时的善心,作布施持戒的善业,那么这个善业又会招感人天安乐的果报,这个业也被保存下来。所以,我们未来的生命会受着我们在内心深处的善业跟恶业的影响。这是一个部分。
        那么第二个影响我们来生的因缘就是我们的心念。就是我们临命终的时候,起的是善念或者是恶念,这一部分也会影响到我们来生的果报。也就是说呢,这个业力它是一种亲因缘,就像一个苹果的种子。那么这个心念是一个增上缘。那么这个种子有很多,哪一个种子要得果报呢?就是由这个心念来引导我们的业力得果报。
        所以站在一个临命终的角度,我们如何帮助临终人生起善念,来引导他的善业起现行,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去讨论的主题。所以“临终助念”,简单地说,就是“帮助临终的人生起正念”,因为他自己生起正念有困难。那么我们如何来帮助他、引导他,让他生起正念,让这个正念的力量来刺激他过去的善业,那么往生善处,乃至于往生净土,这就是今天我们跟大家讨论的临终关怀的主题。
        好,那么我们看讲义的大科说明。我们把这个临终关怀的主题分成三大科:
        第一科是甲一、明临终关怀的重要性。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做临终关怀,把这个理论先做一个说明。
        甲二、如何做好临终关怀。那么当我们知道临终关怀对我们生命的重要,我们应该实际上如何来操作,使令一个临命终的人,他在一种身心世界如此败坏的时候,他内心非常地孤独无助的时候,我们如何来帮助他来生起正念。这是一个实际的修行的方法。
        甲三、我们做一个结示劝修。
        我们现在先看第一科的甲一、明临终关怀的重要。

甲一、明临终关怀的重要

 乙一、往生的差别因缘

       那么我们一个人临命终的往生因缘有两个因素:第一个是随业往生,第二个是随念往生。

丙一、随业往生

        (随业往生)就是我们在过去生当中或今生当中所造的业力,这个会影响到我们受生的因缘。在随业当中分成两科:第一科先做一个总说,第二科再是别释。

【总说】

        先看总说的地方。我们先念一遍:
        【又行善不善补特伽罗,将命终时,或自然忆先所习善及不善,或他令忆。彼於尔时,於多曾习力最强者,其心偏记,余悉皆忘。若俱平等曾串习者,彼於尔时,随初自忆,或令他忆,唯此不舍,不起余心。彼於尔时,由二种因增上力故,而便命终;谓乐著戏论因增上力,及净不净业因增上力。】
         好,那么这个就是一个总说了,把我们临命终影响我们的因素,做一个说明。
        “又行善不善补特伽罗”。“补特伽罗”就是指我们有情众生。那么有情众生,一般来说,正常的人他一生当中,他会积集一些善业,但是一个人不可能经常保持正念,他有时候会受环境的影响,他也就会生起一些颠倒,他也就会失控,也会造一些罪业。所以一个有情众生,正常人,他的内心当中有善业、也有罪业。那么这样子讲的话,我怎么知道我临命终的时候,我到底是善业起现行,还是罪业起现行呢?我现在回顾我的今生当中,我造了善业,可也造了罪业,那到底哪一个业力会引导我呢?往下看。
        那么,将命终时,就是关键时候了。那么一个人面临死亡的时候,他两种情况会出现
        第一种情况呢,“或自然忆先所习善及不善,或他令忆”。那么这个“自然”就是说,这个业是他自己忆念出来的,可能是善业或者不善业。一般来说,如果这个业,我们在造的时候,我们的心非常地坚定,而且次数也相当地多,那么这种业就是一种重业,不管是善业、恶业。那么在我们内心当中,比较强大的业力,我们一般都会记得,除了你忏悔以外,你会经常记得这件事情。可能是善业,如果是想到善业的时候,你当然是非常地安稳;假设你忆念是一种罪业,那你内心就是躁动不安。也就是说,如果你今生也造了善业,也造了罪业,但是你曾经有一种很特殊的因缘,造了一个很重很重的善业或恶业,这个时候,临命终啊,它会自然浮现,它的势力最强大。这是第一种因素
        第二种呢,“或他令忆”。这个“他”,就是你已经忘掉了,但是呢,有外在的环境的刺激,让你忆念出来。比如说你到了某一个地方,或者看到什么相片,触景生情,你看到某一件东西,你突然在临命终的时候想到,你曾经在什么时间、什么处所去造了什么业。也就是说,你在无量无边的善业跟罪业当中呢,临命终的时候有一个业起现行,那么这个业多分来说,“彼於尔时,于多曾习力最强者,其心偏记,余悉皆忘”。所以我们临命终啊,正常人对自己一生所造作的种种的行为,往往是这个业力最强的业,我们容易把它记住,那么这样的一个业对我们来生就会有影响。好,这是第一个,就是你有一个特殊的强大的善业或者罪业,那么临命终时就会浮现出来。
        第二种情况呢,“若俱平等曾串习者,彼於尔时,随初自忆,或令他忆,唯此不舍,不起余心。”前面的情况就是说,你牵涉到有重大的善业或重大的罪业。那么第二种情况就是“俱平等”,你一生当中也没有造什么特殊的善业,但是可也没造什么特殊的罪业。那么这个时候,那就不决定了,看你那个时候遇到什么环境、什么人跟你讲什么话、你会想到什么事情,这个业力对你就有影响了。就看你当初所遇到的因缘,看哪一个业力起现行,因为你都没有强大的业力
        总之,“彼於尔时,由二种因增上力故,而便命终。”就是我们临命终的时候有两种的力量,会引导我们生命去投胎的:第一个,“乐著戏论因增上力故”;第二个,“净不净业因增上力故”。那么我们来生的生命,第一个因素就是净不净业,就是我们所造的善恶业,特别是在临命终能够去回想的业力,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你对这个业力的爱着。你这个业力现前的时候,你没有用念佛或者是持咒或者是止观的方法,把这个心念转过来,你对于你所浮现的业力深深地执取,爱着不舍,这个心念跟业力的和合,这个时候就得果报了。
        所以总而言之,我们临命终的时候,影响我们投胎的第一个就是业力,你回想起的业力;第二个就是你临终的时候,生起一个什么样的心念。好,那么这是一个总说。
【别释】
        那么我们再看,假设善业跟罪业起现行的一个相貌,我们怎么判断,这个人是善业起现行,或者罪业起现行。
【不善业起现行的相貌】
        我们看第二段。第二段当中先看第一段,就是不善业起现行的相貌:
        【若行不善业者,当于尔时,受先所作诸不善业,所得不爱果之前相,犹如梦中,见无量种变怪色相。依此相故,薄伽梵说若有先作恶不善业及增长已。彼于尔时,如日后分,或山山峰影等,悬覆、偏覆、极覆。当知如是补特伽罗,从明趣暗。】
        那么假设不幸的是,我们今生的罪业,它在临命终的时候浮现出来,那么怎么知道是罪业起现行呢?就是这个不善业在得不可爱果报的时候,有一种前相。就是世间上的事情会有征兆,我们说“山雨欲来风满楼”,你住在山上,你看到很强烈又特别寒冷的风,你就知道要下大雨,就是下大雨会有征兆。那么一个人他要堕三恶道之前,在今生将死之前啊,也有一些前相、有些征兆。什么征兆呢?“犹如梦中,见无量种变怪色相”。那么假设一个临命终的人,他平常在昏睡当中,他经常梦到一些恐怖颠倒的相状,他在梦中都是看到一些非常恐怖颠倒的相状,他从梦境出来的时候都是非常害怕,甚至于吓得一身冷汗。那么这种相状,我们就可以判断了,“依此相故”,佛陀说,这个人过去的恶业已经成熟、增长。那么这个罪业成熟之相呢,就是这个人“如日后分,或山山峰影等,悬覆、偏覆、极覆”,就像太阳要下山,现出一种黑暗的相貌。我们从一个人的梦境,或者他在昏睡当中所看到的影像,可以判断这个有情众生从明趣暗,他要从光明的安乐处所,要堕落到三恶道去了。
        所以我们一个最简单的判断方法,就是说,当一个临命终的人他看到的是黑暗相,或者是恐怖相、颠倒相,在临死的前几天或者前几个礼拜,一直梦到这种相貌,那么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他的罪业要起现行了,他要堕落到三恶道去了。这个是罪业要起现行的一个征兆。
【善业起现行的相貌】
        再看第二段:【若先受尽不善业果而修善者,与上相违,当知如是补特伽罗,从暗趣明。此中差别者,将命终时,犹如梦中,见无量种非变怪色可意相生。】
        第二种情况就是,一个人他积集的善业强,那么在临命终的时候呢,他这个善业是强者先牵啊,善业表现出来。这个时候这个人是从黑暗趣向光明,所谓黑暗趣向光明就是说,他来生会比今生更加的快乐。怎么知道呢?这个人在临命终的时候,在昏睡的梦中见无量种非变怪色可意相生,这个人他在临命终的时候,临终之前,他不管是在打瞌睡,或者正式地睡觉,他看到的景象都是光明的。比如说,他经常看到他在一个花园里面玩耍,看到宫殿,甚至于看到佛菩萨。那么这种使令他欢喜的相貌,我们知道这个人的善业即将起现行,就是这个善业要出现之前,也是有征兆。
        就是我们不管是罪业要起现行或是善业要来临的时候,都有征兆。就像那个山雨,那个广大的雨要下之前,你看气候也有一些变化,会先出现乌云、黑暗,然后再下一场大雨。那么我们也可以从一个临命终人,他梦境梦到什么境界,或者你自己判断,你也就知道你到底是善业要表现出来,或者是罪业要表现出来。这是一个非常清楚的判断方法。

丙二、随念往生

        就是说,我们在谈到临命终的一个往生的因缘,第一个,我们不能忽略业力的因缘,这是第一个因缘。那么第二个就是随念往生。随念往生就是我们在临终的时候,我们能够生起一个坚定的信念,能够扭转这个业力,由这个心力来扭转业力。
        我们看龙树菩萨《大智度论》的两个偈颂:【从生作善,临终恶念,便生恶道;从生作恶,临终善念,便生善道。】
        龙树菩萨他讲出两句话:第一个、“从生作善”,一个人假设他一生当中积集很多的善业,也就是说,他在内心深处的阿赖耶识,善业的势力是强大的,按照业果招感的道理,是强者先牵,由强大的业力先得果报,但是他临命终的时候,生起一个非常坚固的恶念,那么这样子也会使令他堕三恶道。
        比如说,佛在世的时候有一个国王,这个国王是信奉三宝,当然信奉三宝,他有积集很多的善业。但临命终的时候呢,他的一个婢女为他扇扇子的时候,不小心把这个扇子打到他的头上,结果他生起一个非常坚固的嗔心。那么他这个善业本来要表现出来之前,因为他突然间起一个非常坚固的恶念,嗔心的念头。那么这个恶念本身,它就有滋润业力得果报的功能,就像水有滋润种子使令这个种子开花结果的功能。所以,他这个恶念就会去引导他过去生曾经造的罪业,把这个罪业调动出来,他的善业就暂时隐没下去了。结果他因为嗔心的关系,就变成一条蛇、毒蛇。当然他的善业没有失掉,但是这整个schedule(得果报的时间)被延后到来生再得果报。为什么呢?因为他临终生起一个坚定的恶念。这是第一个因素。
        第二个因素呢,“从生作恶,临终善念,便生善道”。那么反过来说,假设一个人,他一生当中什么恶业都干,杀盗淫妄什么罪业都做的,但是他临终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因缘,生起一个很坚定的善念,这个人便生善道。
       佛在世的时候,有一个婆罗门女,一个妇人,她是信奉婆罗门教的。婆罗门教经常要杀生来祭祀这个天神,所以这个婆罗门女造了很多的杀业。那么按照正常的情况,这个罪业的因缘,她应该要到三恶道去的。但是有一天她回娘家的时候,就带着她的小女儿回娘家。当时遇到大雨,那么在过桥的时候,结果这个桥断掉,她的女儿就掉到河水去。她一心一意要救她的女儿,她也跳到河里去,结果那个河水的速度太快了,两个人都淹死了。那么这个妇人她在临命终之前,她一心一意要救她女儿的心,这是一种施舍的善心,那么这种施舍的善心非常地坚定,所以就使令她过去生的善业先得果报。所以,当我们临命终生起坚定的善念,虽然你一生积集很多罪业,但是它会使令你的善业先得果报,便生善道。
        那么这一段的整个内容是说,影响我们来生的因缘,有业力的因缘跟我们心念的因缘。当然,从一个佛弟子的角度来说,刚开始应该断恶修善,因为你这个业力强,你临终的时候障碍就会特别多,罪业表现出来的力量就特别强。所以刚开始要先断恶修善。但是净土宗的角度,你要培养一个对弥陀归依的心念,那又特别重要
        我们一般人的心念,到临命终的时候,有两种情况。
        如果你不是修行人,你不是修行人,你的心念只有一个相貌,就是心随境转,你的心都是向外发散的,心光外泄。所以正常的没有修行的人的心念,到临命终的时候,都是在昏睡状态。所以我们一般人在临命终的时候,你看那样子,整天在睡觉,这是正常的。因为他的心念,平常都没有在摄心,所以临终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随念往生,根本就没有念。那么没有念呢,一般人就是随业流转,就像空中的羽毛,风往上吹它就往上飘,往下吹就往下堕。所以我们一般人很难用心念来引导业力,因为你这个心念薄弱。
        那么我们修习净土宗的人,因为我们平常经常在静坐、修止观,对弥陀的归依那个心念点点滴滴地累积,到临命终的时候,又有善知识的开导,那么这个时候,在临命终的时候,我们这个善业在鼓动的时候,你会出现一个很清楚的正念,正念分明,心不贪恋、意不颠倒、正念分明,那么这样的一个念力,它就会去引导我们净土的善业,使令这个净土的善业先得果报。
        所以在临命终的角度来说,一个修行人跟非修行人的最大差别就是——修行人他能够把他平常的正念表达出来,那么非修行人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正念,心思是散乱的,那么只好随业流转。这个地方等于是我们把这个往生的一些差别因缘先做一个总相的说明。

乙二、临终处理好坏之得失

        我们再看第二段,看乙二、临终处理好坏之得失。好,我们先把它念一遍:
        【临终一关,最为要紧。世有愚人,于父母眷属临终时,辄为悲痛哭泣,洗身换衣,只图世人好看,不计贻害亡人。不念佛者,且置勿论。即志切往生,临终遇此眷属,多皆破坏正念,仍留此界。临终助念,譬如怯夫上山,自力不足,幸有前牵后推,左右扶掖之力,便可登峰造极。临终正念昭彰,被魔眷爱情搬动等破坏者,譬如勇士上山,自力充足,而亲友知识,各以己物,令其担负,担负过多,力竭身疲,望崖而退。此之得失,虽由他起,实属往昔劫中,成全破坏人之善恶业力所致。凡修净业者,当成全人之正念,及预为眷属,示其利害,俾各知所重在神识得所,不在世情场面好看,庶可无虞矣!】
        好,我们加以解释。分成三段。第一段先做一个总标。

【总标】
        “临终一关,最为要紧。”印光大师先标出整个重点,就是临终一关在我们生命当中是最为重要的。
        那么这个地方,我们要做一个定义,什么叫“临命终”?这个地方要说明一下。那么在《瑜伽师地论》中讲过,我们临命终的心有三种状态
        第一种状态就是“明利心”,“明白”的“明”,“利”是“利益”的“利”,明利心。一个人到临命终的时候,他刚开始可能会起昏昧,但是他突然间会回光返照,突然间你看他在病房里面已经睡了一个礼拜,或者两个礼拜,都是昏昏迷迷,那突然间他清醒过来,那就知道他准备要走了。突然间他的明了性特别强,就像蜡烛啊,蜡烛要烧完之前,突然间烧得很大。那么这个时候呢,就是在临命终的第一个状态,就是明利心。他的心比他以前的心的状态都特别清楚分明。这个时候,他这个人会突然间看到他过去生所造的善业跟罪业,就像看电影一样,当然速度很快,他曾经在某个时空造了重大的罪业,或者在某个时空造了一个重大的善业,这个时候,他明利心的时候,全部现出来。他自己说是“死后有审判”,其实就是自己的心把业力表现出来。那么站在一个往生净土的人来说,这个时候是最重要的,这个时候临终的开导就非常重要。就是在明利心的时候,他清楚地知道他一生有善业、罪业,而这个时候呢,你要他归依弥陀是最重要的!
        假设明利心的时候,我们没有做好临终关怀的工作——这个时间可能很短,有些人可能很长,少则几分钟,多则一个小时,这个明利心就过去了。那么这个明利心是我们临终开导的最好时机了——当这个明利心过去了以后,到第二阶段,叫“昏昧心”,他的心开始昏昧,就像一个人开始睡觉,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即将死亡。那么死亡的时候就像蜡烛,慢慢地熄灭,慢慢地熄灭,慢慢地熄灭……他的明了性啊,对外境这种清楚了别啊,慢慢地淡泊,慢慢地淡泊,慢慢地淡泊……那么一般人会对自己的色身爱着,不想离开他的身体,他不想离开这个果报,但是业力不同意,业力会推动他离开他的身体。所以在这个昏昧心的时候,会有痛苦的感觉出现,就像“生龟脱壳”,就像一个乌龟啊,它不想离开这个龟壳,但是你硬硬把它拉出来。那么昏昧心的时候的心理状态就是这样。我们在几十年在这一生的果报当中,我们住在我们的躯壳已经习惯了,我们不想离开我们这一期的果报,但是业力推动了我们,硬把我们推出去。所以在这个昏昧心的时候呢,他有一种死亡的痛苦出现。
        那么昏昧心再过去,第三个叫“闷绝”。闷是那个整个人就是昏过去,闷绝的时候,他整个第六识,就是这个我们叫粗的心识,完全不活动,他跟外界完全没办法接触。你跟他说什么,他再也听不到了,但是他还没有死亡,他还有微细的心识存在,叫第八识。那么闷绝的时间可能很短,也可能稍微长一点。
        那么闷绝再下一刹那就死亡,他的神识就脱出来,跳出来,全身冰冷,叫中阴身,中阴身就是死亡。
        那么我们讲“临命终”呢,就是他即将死亡,但是还没有正式死亡,叫临命终。那么主要的临终开导就是在明利心的时候最重要。因为这个时候即使他有罪业,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善巧地引导,还是有补救的方法。所以印光大师说啊,在我们一期生命当中啊,临终的这一关的处理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前一期的生命即将结束,后一期的生命还没有出现,这个时候我们如果做适当的努力,对整个局势还有扭转的作用。
         我们看第二段:“世有愚人,于父母眷属,临终之时则为悲痛哭泣,洗身换衣,只图世人好看,不计贻害亡人。”
         那么印光大师说呢,这世间上有一种颠倒的众生,这颠倒的众生就是说,不管你在世俗的学历有多高,你是硕士、博士,但是你对佛法的因缘根本不了解。那么不了解呢,你就会错误地去做一些不对的事情,对亡者有伤害的事情。这以下讲出两件非常严重的错误的事情
        第一个,“悲痛哭泣”。那么当然,身为一个有情众生,我们是有情感的,我们面临亲人的往生,临命终啊,我们自然会发泄我们的情感,会悲痛哭泣,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一件事情我们要注意,就是说啊,不管是你的家人或者是你的朋友,死亡对他来说已经是不可避免,不可避免,就是说,这个死亡它是不会因为你的哭泣而不死亡。那么他本身已经离不开他的身体了,你在他的面前悲痛哭泣,又增加他的情执,使令他要离开他的果报体更加地困难。也就是说,当我们想要去发泄我们情感的时候,你可以在其它的地方,离开亡者,你到隔壁的房间去,尽情地去表达你对这个亲人的怀念的感情。那么这个时候,临命终的人,死亡对他来说已经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不必去做一些伤害他的事情。所以呢,我们悲痛哭泣就会触动他内心的情执,加强他的情执。他本身已经是内忧外患,已经是彷徨无助了,你这个时候哭泣,只有增加他的障碍,这是第一点,就是对他的内心产生伤害。
        第二个,对他的色身产生伤害,“洗身换衣”,这个是很容易去做的。临命终的人心是非常脆弱,极度脆弱。我们一个人身体健康,气血旺盛,走路的时候,你碰我一下,我无所谓。但是诸位要知道,临命终的人他是内忧外患,他即将要失掉他一生所有的东西,他即将要面临一个不可知的未来,他内心当中是极度的无助跟惶恐,所以你对他的身体的任何的干扰,对他的内心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那么有些人就说啊,哎呀,这个亡者看起来很不好看,赶快给他换衣服、化妆啦,或者他的睡觉的姿势不对啦,换个姿势。那么这样子呢,你这个身体的搬动,很容易去触动他的嗔心,因为他内心已经非常脆弱了,经不起任何的干扰。
        所以呢,这两件事情都是非常严重的伤害。这都是“只图世人好看,不计贻害亡者”。就是说,我们今天身为一个旁观者,在外面的人,我们只重视世人好看,你看我把父母亲化妆得很漂亮,我站在他们的面前哭泣了,表现了我的孝心。那么我们只是考虑到自己的立场,我们没有考虑到这样子做,对一个临命终的人产生一个无法弥补的伤害。
        所以说,“不念佛者,且置勿论,既志切往生,临终遇此眷属,多皆破坏正念,仍留此界”。假设一个人,他内心当中对来生没有任何的规划,那么这个当然就是平常,心思散乱,随业流转,这个我们暂且不论。就算是这个人平常正念分明,他来生有明确的规划,求生净土,那么遇到这种愚痴颠倒的众生啊,给他在面前悲痛哭泣,把他身体动来动去的,这样子往往多皆破坏正念,把他心中本来已经成就的正念啊,因为我们的哭泣,因为我们对他身体的干扰,结果他的正念就破坏掉了,那么就留在三界当中,也可能会生起恶念而堕落到三恶道去。这个是值得我们注意的临终处理的一个重点。
       我们再往下看。那么这第二段,就是把这个临终的正确的关怀跟不正确的关怀的功德和过失做一个比较。先看正确的临终关怀。

【正确的临终关怀与错误的临终关怀】

        那么临终助念“譬如怯夫上山,自力不足,幸有前牵后推,左右扶掖之力便可登峰造极,临终正念昭彰”。假设我们今天能够做正确的临终助念,帮助他提起正念,而不是去破坏他的正念,那么就讲出一个譬喻——好像一个“怯夫上山,自力不足”,就是他这个人本身没什么善业,善业力薄弱,如果是正常情况,他一个人上山是爬不上去的。但是“幸有前牵后推,左右扶掖之力”,有一个人在前面牵着他,后面有人推着他,左右两只手有人扶着他。他本身虽然没有力量,但是我们正确地做临终关怀,可以使令他因为我们的帮助而达到高峰,那么达到正念的分明而往生善处。就是如果我们适当地处理,能够在他的心中培养一个善念,由善念的因缘去引导他的善业得果报。
        反过来,假设我们被这个“魔眷爱情搬动等破坏者,譬如勇士上山,自力充足,而亲友知识,各以己物,令其担负,担负过多,力竭身疲,望崖而退”。假设我们今天只考虑到自己情感的发泄,只考虑到这个亡者的身体是不是化妆得很漂亮,那么这样子就好像是“勇士上山,自力充足”,他本来善业力很强,他不但是善业力强,他心中还有止观的修行,每天这样地用功,有一个正念的。他本来有力量爬上山,但是亲属把自己的东西都交给他,使令他负担过多,结果呢“望崖而退”,就退下来了,破坏掉。这意思就是说,我们的心念,当然一个人正念分明,有一半的因素是他平常的用功,就是他平常参加共修,他有一些静坐的定课,他培养一个正念,但是有一半的因素就是临终的环境。
       佛在世的时候,有一个猎人,这个猎人他到山中打猎,捉了一只六牙白象。古时候,这个六只牙的白象是象中之王。一般的象你用箭射它它会害怕,但是六牙白象它的特色,无所畏惧。你用箭射它,它无所畏惧,这个象一直往前冲的,除非它死掉为止,不管身上中了几支箭,它无所畏惧。那么这是一个宝物啦,这个猎人就把六牙白象供养给国王,国王很高兴,就赏给猎人很多的珍宝。国王就把这个白象当作打战的前锋,就是这个白象先冲锋,后面才是军队。那么平常的时候呢,这个国家里面有一些死刑犯,国王就把这些死刑犯丢到这个白象的房间里面去,白象看到人,一脚就把他踩死。后来有一天啊,这个白象住的处所起火,这个白象是保护这个国家重要的军队,就赶快把这个白象救出来,就搁置在一个临时的地方,这个地方刚好是在一个寺庙的旁边。那么当然也按照过去的惯例,有这个死刑犯就丢到这个白象的房间去。但是这个白象看到人啊,不是过去把他踩死,过去用鼻子闻一闻他,拍拍他的肩膀,就走了。那么这个养象的人就感到很奇怪,就跟国王报告说:“国王啊,这只象以前的时候个性很暴躁的,看到人就把他踩死,现在怎么看到人,鼻子闻一闻,拍拍他就走了?”国王听了就感到很害怕,因为这个白象是保护国家的一个重要军队,如果这件事情让邻国知道了,这国家就有危险了。那么国王就召集大臣来讨论这件事情。那么大臣有的是读书人,读书人就有智慧。有一个大臣就说啊,他说国王啊,以前这个白象它这个性情是暴恶的,那么因为火烧的关系,现在搬到这个寺庙旁边,整天听到寺庙的早晚课诵经的声音。那么听到这个诵经的声音,暴躁的心念就消失了,就起了善良的心思,是这样子的,心随境转,环境造成的。那国王说,这件事情不行啊,这样下去我们国家就有危险啊!那么大臣就说很简单,把这个白象移一个处所,移到那个杀猪杀羊的地方去,屠宰场去。那么国王就把这个大象移到屠夫的旁边去,就整天听这个杀猪杀羊的恐怖的声音,噢!它的暴躁的心念又恢复了,你把这个人丢进去,它还是把他踩死。
        那么这个地方的意思就是说,“诸法因缘生”,我们这一念心,心法也是这个道理。他为什么临终能够生起正念?当然他平常有栽培这个正念的种子。但是你如何能够创造一个让他生起正念的环境?这就是我们身为一个亲属、身为子女该做的。就是说,他内心当中有善念有恶念,那么你在临命终的时候,你要创造一个怎么样的环境,使令亡者能够生起善念?所以临终的处理的重点就是说,你要怎样创造一个好环境,让他平常曾经生起的善念生起来,这是一个关键点

【结劝】

        我们看第三的结劝。“此之得失,虽由他起,实属往昔劫中,成全破坏人之善恶业力所致”。
        就是说一个临命终的人,为什么这个人能够得到好的眷属的照顾,能够开导、安慰、助念而生起正念?有些人他临命终的时候,就有这么多的恶因缘,有人破坏他?当然表面上是别人做的啦,但是从因果的道理来说,其实都是我们自己在往昔当中,曾经去成全别人的功德,或者破坏别人的功德,这种善恶因缘所招感的。
        所以我们修净业者要注意两件事情
        第一个,当成全人之正念。
        平时要经常成就别人的正念。这个很重要。释迦牟尼佛成道的时候,八相成道有一个降魔。身为一个太子,他在菩提树下打坐的时候,魔王曾经警告这个太子,你要赶快离开这个树下,否则我会对你不利的。我们要是被黑社会恐吓,我们就会害怕,何况是一个魔王!那么这个时候太子他入定观察因缘,他观察他生生世世当中从来没有破坏别人的正念,所以他认为他没有这个业力,不会招感这个果报,所以他无所畏惧。果然那个魔王用这个箭去射太子的时候,因为他没有那个业力,这个箭就变成一朵莲花掉下来。当然我们希望我们保持一个正念,但是要注意因地。比如有人在诵经,有人在念佛,我们就要尽量小声一点。过去在台湾,忏公师父他也提醒修行者,就是在打佛七啊,不要随便带小孩子去打佛七。因为打佛七是一个加行,他那个心念经过他佛号不断的意念,他可能会在这个佛七当中创造一个清净的正念。结果这个小孩子吵闹,在他整个栽培的过程当中破坏,这种过失是没办法弥补的。比如说我掉了十万块,这个钱是外在的东西,但是他成就一个正念,这是他无量劫的一个解脱的因缘,他以后不一定有这个因缘。所以诸位要知道,当有人在听经或者是修行的时候,你一定要注意你的动作,因为这个都是在生命当中,对生命有重大扭转因缘的一种功德。他可能因为这次的听经,或者这次的共修,而产生一个很大的力量,解脱的力量。那么在整个熏习的酝酿过程当中,如果因为我们的出声音而破坏了,那糟糕,那这个过失我们实在是扛不起。所以,第一个,我们尽量要去成就别人的正念。
        第二个,预为眷属,示其利害。
        如果你要能够安全一点,你要跟你的亲属、子女讲清楚,临命终的时候,绝对要做好一些正确的临终关怀,我们后面会说明,一定要事前的交待。我们台湾有一种情况,就是先写下遗嘱,然后请律师来作证,我临命终以后,我要交给哪一个人来处理,其他的人都不准过问,哈,其他的人都不准过问。那么这个东西你可以事先做安排,因为这个毕竟是生死大事。
       “俾各知所重在神识得所,不在世情场面好看,庶可无虞矣!”就是说,我们今天面临这个临命终的人,重点在于“神识得所”,我们的重点在于他的神识是不是能够往生善处,能够成就一个往生的功德,而不在于他表面上的好看,当然这个是一个最重要的重点。就是说,我们平常的用功,有一个断恶修善、注意自己的业力,一方面培养自己的正念;但是临命终的人他不可能再造业了,就是说,面临一个在加护病房或一个临命终的人,他根本什么业都不能做了,那么这个时候引导他生起善念是很重要的。因为他的心中有罪业、有善业,那么你如果能够在这个时候,善巧方便来引导他的善念,就会把他的善业引导出来。
       临终的一个关键点,一言以蔽之,就是我们应该如何引导一个临命终的人,生起一个清净的善念。

2、临终关怀之如何做好临终关怀(净界法师)

3、临终关怀之结示劝修(净界法师)

相关阅读:净宗法师有关临终助念的问答集(临终须知+临终开示)

念佛人有最强大的助念团!(道证法师)

往生者的托梦(道证法师:阿弥陀佛会安排好念佛人的临终,令其往生无障碍!)

念佛多年还需靠助念才能往生吗?

道证法师:佛要救你(助念案例纪实)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2630

相关交流:关于堕胎、医学试验、安乐死等医学问题的交流

关于“黄春妹临终被冤亲障碍差点无法往生”的交流

印祖为何提倡临终助念?临终往生时助念至关重要么?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