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ong的网易博客

是日已过 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 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 如救头然 但念无常 慎勿放逸

 
 
 

日志

 
 

黄念祖居士揭秘气功、特异功能和妖通鬼通  

2016-05-20 14:41:35|  分类: 常识释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为什么练气功的人这么多?就是因为它是向下。一练它就出来了,出来奇异功能啦。其实现在很多这些个大气功师,他们都是鬼作他们的后台,他死后就要去替鬼值班哪!
  最有名的一个人哪,他在北京是了不起啊。叶JY生病,他去了之后,这一扶头,叶JY就睁开眼睛能说话了,他一放下手,叶JY就昏迷了。他闹情绪了,就跑出中南 海,而且没有人敢问问他,刁难他。谁要给张找一点麻烦,你就丢东西,证件没了,枪没了,要紧的东西丢了。他自由出入。他有三部汽车,阔得不得了。他死后干什么?就是一个无头的鬼要投胎了,所以要训练一个人去接替他,他就是接替这个职务!
  从前的魔术,中国老的古典魔术,有一种专案叫做“五鬼搬运法”。从前这个县官说,印是辟邪的,官印哪,你能搬我的印吗?一样搬!鬼很有恶势力。五鬼,有一个鬼,这鬼是无头的,名字叫“阿本”(音)。这都是他告诉我的,要不我怎么知道?我一个朋友是科学研究院的教授,他跟他谈话,他是被他所摄化,实际上就是个鬼。然后他就……,所以他是变坏了。
  到香港去表演的严某哪,你们知道这个人吗?他很惨!他自个儿说,“我严某没有好下场”——他自个儿的书上说的,不是别人给贬抑他。他一个多月就要到坟地里去,鬼要出来,鬼从嘴里吐出一些黑的粘涎,他拿碗要接,这么一碗半碗,他吃下去。
  为特意培养他接班人,找了些孩子来训练。一个孩子站一个坟头。坟里的鬼出来的时候,好多孩子吓哭了,不敢学了。有的给他黑水吃,他不肯吃。你说是不是本来也很难哪。还有人不怕,还是吃了,所以他还有接班人,将来要传这些人。以后他不就是往下里变嘛!
  人是三善道。天比我们强。修罗也比我们强。有的地方,修道的人比破坏佛法的修罗要好得多。不过整个这一道,他的福报、威力比我们厉害,神通大极了。他领著八万四千魔军跟天打,天打不过,天就要修法啦,修法魔就失败了。他领著八万四千魔军藏在一根藕丝里头。藕丝多细?八万四千魔军可以藏在一根藕丝里头,神通大极了吧?这是比我们高的。再底下是畜生、鬼、地狱。这是鬼怪这些东西,你跑到他那个水平去了,是我们从人的地位下降,是走到下流去了。就好像一个人,你不好好务正,你参加黑帮、黑社会,这样就有力量,你可以横行,别人惹你不起,你就下流嘛,这是一样的例子。所以要力争上游!(《黄念祖居士有关净土答问》)

【二】

        所谓真实修持啊,真实皈依,真实修持这就(是)洗涤了。我们这个洗涤开始就对了,而且这个皈依一直是贯彻到始终。现在我们就说这个修持之中我们就是要洗涤了,“洗涤”就是释迦牟尼佛的话——“一切众生都本具如来智慧德相”,问题在哪儿呢?“唯以妄想执著不能证得”。毛病就在这个妄想执著上。这个“妄想”,想排除,短期内是不行啊,那么“执著”这个病,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就要开始注意啊,不要那么粘著、执著啊。
        学气功的人的通病是执著,一般学密的人的通病也是执著,他就是想——你看很多人为什么要学密?这个快,我很快就有威力了——你这个想快、想有威力就是执著,这个思想本身就是执著。还有说“我出了神通好度人啊”,不知你是错误啊!炫耀神通是佛所禁戒的事情,不许你卖弄神通。所以底下我要讲。有人说他要发心,他要出家,这是很有名的一个人,常写文章。他有了神通,他来巨集扬。这是错误的,你走了错路。严格说,“宗门不许谈境界,教下只准论功夫”。这禅宗里头一切的境界,我打坐了,我清净了,或如何如何,我看见什么了,我得了什么通了,这一切东西,还有比它更殊胜的境界,不许谈,还许你卖弄?教下,咱们就是教下,咱们有念的经本,研究教啊——佛教啊,不是禅宗啊——咱们这个研究经教,“教下只准论功夫”。大家可以再研究研究,我用功夫如何,你用功夫如何,同样也是不谈境界,只能谈到功夫为止了。许许多多大家自己以为的,所以为什么要谈一谈,有的时候你不跟高明的人谈,你会错认。有人一打坐,打得自个儿也空了,床也空了,屋子也空了,啊呀,人我都空了,一切都空了,还以为是什么,其实这是豁达空、取相空,不是什么好事。为了这个跟人家谈一谈,请教请教那是可以的,但是你(不能)拿这个功夫去炫耀,如果去炫耀,说我证了什么什么了,那是大妄语啊,错误啊!
        那么说到“通”呢,有多少种的“通”,鬼也有通,妖也有通,有的是术通啊,种种的(通)。我们一个一个来说吧。(“鬼通”,)鬼确实有人见过,那鬼墙挡不住,比人就厉害,这是他的通。鬼也可以略微能够早知道一点,他有的可能是从情报来的,因为要造册,阴间比咱们先知道,先通知阴间啊,某人该死,去抓他了,这消息已经到阴间了,有鬼通的先知道了,这个他早知道一些。而且他有的鬼很有力量,很有威力,鬼通。鬼神是鬼中厉害的称为神。鬼往地下可以钻啊,他这个入地跟咱们在空气中一样,所以他比我们高明。我们当然比鬼高明,但是就这一点上说这个墙壁他无碍,他走得很快,这个是超过人的。所以过去他们道教很多修行人,怕你先得到鬼通,这(就)走到鬼路上去了。现在我们很有名的气功师,他就是以这个鬼作后台,有不少人啊。现在大家都知道“搬运法”,“搬运法”,像我这个岁数的人,大家都知道,(从前)变魔术的人也都会。这个法有名称,叫“五鬼搬运法”,五个鬼来搬运,就是过去说是官的印能够避邪,他就能把你那个官的印给搬走,你箱子的东西给你搬空,称为“五鬼搬运法”。所以这一些是鬼在那儿起作用。
        “妖通”,类似黄大仙。过去大家看《聊斋》,那一些种种,还有很多《笔记》,有很多都是有事实根据的。但是他们所得的,以至到魔、“魔通”,只是五神通。咱们气功这一点点东西,这个奇异功能要跟神通相比,那是九牛一毛啊,咱们这些奇异功能是一个毛啊,那个神通是九个牛啊。那天眼、天耳能看到多少世界,哪儿光是一个地球啊。天眼能看到多远?天眼、天耳、神足、他心、宿命这五通,妖魔都可以有。我们就谈魔的神通吧,魔的“魔通”。魔跟帝释——玉皇大帝打仗,玉皇大帝打不过魔,因为他的魔术很高啊,那么他就要用佛法,他去修法啊,修法魔就退了。魔退的时候魔领著八万四千魔军退到一根藕丝里头。藕啊,长莲花的藕,藕有藕丝啊,藕丝细得不得了,比头发还细,八万四千魔军能藏在一根藕丝里头,你说这个“通”大不大啊?所以我们这个佛教里不让大家显“通”,也是如此。(如果)见“通”就是对的,那么这些正好他们都会。还有西藏的黑教,他确实现在还存在,确实他们有他们的“通”。西藏的土匪看见出家人,给你扔一把刀,他就要求你把刀能系个扣,就好像带子似的能系个扣,把这个刀系个扣,你要能把(它)系个扣,然后一拉,刀就直了,这样的话他就不抢你了,因为他认为你是个有修行的人。他考验你,扔你一把刀。这种打了扣的刀,在他们黑教庙里头,在房上挂了不知有多少,几乎人人都会。上次来了个淩云啊,他不是黑教嘛!有人问他观念怎么样?他自个儿报名了,他是黑教。黑教就是外道啊,还说什么。所以他没有第六通。第六通才要紧啊,是“漏尽通”。“漏尽”是什么意思?“见惑”、“思惑”都没有了。没有“见惑”了,没有“思惑”了。“见惑”、(“思惑”)是身见、边见、邪见、见取、戒取、贪、嗔、痴、慢、疑十样东西;“思惑”就是贪、嗔、痴、慢,贪心、嗔恨心、愚痴、慢——我慢,(就是)我比谁都好(等)。(有了)第六通才能证阿罗汉,这才是证得的通。所以说这些是妖通。
        还有“术通”,靠一个法术,画个符啊,念个咒啊,炼个什么法。他这个法术,那一些遁术,金遁、木遁——木遁他摸这木头,人就走了,那可以破,把他封死在木头里头出不来,就死在木头里了——种种的遁术都有,那是一个“术”。还有一个咒,靠一个什么东西。我认识一个人,现在他离休了,邮电部技术处的处长,美国留学生。他的父亲就会一个外道的法,叫“隔山封血”,在山那边告诉他,他一念你那血就止,这是“术通”——他一个咒。他这个人很有意思,他说,我也跟父亲学了这个咒——他念不灵,他念给我听,很长很长,他念不灵。这是“术通”。他因为什么(不灵),他美国留学,根本不信。这个非得信,什么都得信,他要学这些法得信,但这不究竟。不是他有这个能力,他靠这个术。
        “神通”,刚才说过了,第六通是漏尽通。再高是“道通”啊,这个“智境一如”,自己的智慧跟境界是一件事情,心跟物也是一个,什么东西、大地、山河跟我的心是一体,这是“道通”啊。佛的神通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就是禅宗里头的,把你的心跟你指出来,你一见你的本性就成佛了。整个的佛教都是如此,“十方薄伽梵,一路涅磐门”。任何你不管走哪条路,你是从教下,你是念佛,你是学密,最后都是明见你的本心而成就,没有第二条路。所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是佛的神通。
        这(里谈)不许显现,举点例子,为什么说有了神通不许显现。举一个古代的例子。这是唐朝的一个和尚,叫邓隐峰。他(一次)上路,正好(遇到)战争——内战,两个军队集结了几十万人,在大平原那儿厮杀,过不去了,过不去。他要过去怎么办?他拿了锡杖——出家人拿的锡杖,(就是)地藏菩萨那个杖叫锡杖——他把锡杖一扔,跟著这头就飞起来了,飞起来了,人马在疆场上正在打仗,他在上空中飞。有人就看见了,“啊!看飞人!”那时候几十万人正在打仗,全部停下来了,看空中飞人,一个和尚在空中飞。显露了,一显露就要走了,不住世了。就不许显露,一显露他就不呆了。他到了之后就问,你们说过去大家走的时候是怎么走的?坐著的,站著的,什么什么的,都有了。他就问有没有倒立——人倒过来,拿大顶啊,手朝下,脚朝上——过去修行人有没有这么死的?没听说过,我们没记载过谁拿大顶死的。没有!他扶个大顶,就死了。(虽然)人死了,衣裳很怪。穿大僧袍啊,我们想想,人要一倒过来,这衣服不就都突噜下来了吗?必须有吸引力啊,他这个僧袍还是顺著。活著的时候里子在上嘛,袍在腿那儿,他倒的时候衣裳还那样。把他解下来了,骂他:“你这个人一生淘气,死也淘气。”一推就把他推倒了。这就成了个公案。后来有人问大德,问他邓隐峰为什么死后衣裳还顺体啊?这个禅宗里头很突出啊。回答的人说:你现在衣裳不就顺体吗!这人开悟了。这都是佛的法的殊胜之处,遇见这种机缘,一句话能解决很大的问题。
        这就说明不能说,说了之后就得走。再举个例子,现代的一个闭关的和尚。我的舅父是南梅,我的老师是北夏,中国的居士里的两个泰斗。这南梅非常称赞这个和尚,因为他闭关的时候,有很多欲念起来的时候,自己没法克服,自个儿拿刀子挖自个儿,一刀子,一刀子,浑身都是刀伤,浑身都是火伤。你起这种邪念,你没法克制,用它烧自个儿,拿自个儿,你一疼还有那个邪念吗?所以满身都是伤。我舅父很称赞他。我姨母在上海也很恭敬他——我的姨母,咱们的赵朴老是我姨母家当年的家庭教师,给我表弟补习,这都有因缘的。我这姨母一天请大家吃饭,女儿、女婿,各方面都在那儿,这和尚也在那儿。和尚忽然就说:“不好,不好,儿要出生,娘要死,儿要出生娘要死,赶紧念佛。”我这姨母虽然很恭敬出家人,捐很多钱,但是她很迷信,不愿听丧气话,什么“要死、要死”,她就没问。过了不久,很快她的女儿就得了病,不治就剖腹,把孩子挖出来,救了这个孩子,母亲就送命了。这时才想起他,他说了:“儿要出生,娘要死。”那么这个和尚说了这个话之后,后来把他们过去的因果都说了,但是不久他也就走了。这个又是第二个例子。
        再举个例子,咱们北京的例子。北京有个和喇嘛,这个和喇嘛修持很好,是格西,蒙古人,学密的,过去很多人都知道他,在密宗里还是相当难得的一位。他虽然是黄教,他修红白教的法。我去看过他,他供莲花生大师的像。他那个时候有个律师很出名叫李公权,他父亲死了,他就请这个喇嘛到他家里修法。这个和喇嘛没请动,和喇嘛就派了他的一个第一位大弟子——这个喇嘛我见过,高个,有胡子——到他家里头为这个亡人修法。这个李(公权)啊,他就是又信又怀疑,他总要问点,想看一看。他就问这个喇嘛:“你这个出家,这么修持,你到底为什么?你根据什么,你看到什么了?你到底有些什么特殊的事?”逼来逼去,逼来逼去,一定逼得他没办法。他说,我就是这样,我也没什么,我就是这样,我每天要修法的话,我这两个宝瓶——你们见过密宗的不是有两个瓶子吗——我这水是天天换的,修一天法到晚上这两瓶水自己开了,就这样,别的没有什么。这个李公权说,好,明天我来换水。一早上起来,他把两瓶水换了。换了之后他派了家人,一个也不许走开,轮流去监视,中间一分一秒的都不许停;另外,这个人不进来,原来的人不许出去,屋里不许不留人。这么监视了一天,到了晚上水开了,他证明了这水是真开了。结果这个喇嘛回去跟他师父一说,被他师父大骂了一顿,说你怎么这么荒唐,跑到在家人的面前去显示这些,不许!(《洗濯垢污显明清白》)

【三】

        对于特异功能我们要有所警惕!我们要知道为什么现在出现这么多的奇异功能?怎么以前没有呢?以前都是禁止的!因为奇异功能一出来,徒弟一多就要搞政治了,就要领兵打仗了。
        历史上的这类事情很多,都是道法。比如白莲教、太平天国……他们都兴兵,都是借着这个宗教搞政治。清朝时候有个八卦教,也是依此来与政府打仗。所以历朝历代都把有奇异功能的人称之为“妖人”。他们施的法为“妖法”。都要通过武力予以限制、禁止。
        所以历史上不是没有,现在出现的一些法术,过去都有。有的其实就是变戏法的。比如搬运法,很多变戏法的人都会,这个名字就叫“五鬼搬运法”。现在就有这么一个人会搬运,最为突出,所以还受到国家优待。其实他的“后台”确确实实就是一个鬼在帮忙,所以叫“五鬼搬运”,一点没有叫错。他这个事情就发生在当今,一切问题,只要有,我们就把它挖出来。
  面对外道出现的这些奇异功能,道教也说:我们道教怎么怎么样了,你们佛教徒显点什么给我看看……于是有些人就被僵住了。其实,佛法就是跟这些外道不同呀!我们要知道,我们学佛的人是因于一个大事因缘的!一切佛出现于世是因于一个大事因缘的!佛的出世是大事因缘,我们学佛也是应当来学这个大事因缘。那这个大因缘是什么呢?就是:开佛知见、示佛知见。佛是把佛的知见开示给我们,而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悟佛的知见、入佛的知见。所以诸佛出兴于世,唯一为的就是这个大事因缘的缘故。我们学佛也是为了这个大事因缘的缘故。
        佛既然把佛的知见开示给我们,我们就应当经过不断的修持而能悟入佛的知见。所以,面对这些奇异功能,要知道:奇异功能都只是些小术,还不配称“神通”呢!神通是什么程度?初果的神通,连“四天下”他都可以知道的。这“四天下”是多少?不但包括整个地球,至少包括一个太阳系,还不止太阳系,甚至大于一个银河系!初果的人就能在这样一个宇宙范围之内,没有地方他看不到的。现在出现的这些个奇异功能现象,跟这一比,实在算不上什么。
        这些通,在佛教里叫什么呢?它是“圣末边事”!与我们这个大事因缘没有关系。你知道天宫上跳什么舞,这与你悟佛知见有什么关系呢?很多人就贪看那个跳舞去了,这就大错特错了。世间东西你再留恋还留恋不过来,天宫上的事你也爱去了……所以人有时候很愚痴。要知道:这是“圣末边”的事!
   我们学佛就是因于大事因缘,是学心地法门。宗门是不许谈境界的!宗门不但不许谈这些奇异功能,就是你修持正当的境界也不许谈。我到了什么境界,得了什么神通……宗门不许谈境界。教下只准论功夫,所以也是不讲境界的。彼此相见只能谈功夫怎么怎么样,你打坐几个小时?你念的时候心乱不乱?你这烦恼来了之后如何克服?……这些属功夫之类的问题,教只准论这些功夫,而不准谈境界。因此这个出发点就不一样。
        第二点,所有我们修持的功德,要回向法界,让法界一切众生都能觉悟。我们要使自己破无明开智慧,也就是悟佛知见、入佛知见,我们的功德就在这一方面起作用。因为我们无始以来的罪业是无量无边的,那么就要靠我们现在的修持去把它洗干净,去剔除消灭掉。所以修行可不是让你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怪、那样的奇,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佛教不许拿特异功能来做宣传。就这一点,我讲两个实际的例子,很有意味。
        一个是“南梅”,也就是梅光曦居士(即黄老的舅舅),现在南方都用他的作教本讲“法相”,他儿子亲自跟我说的。因为他是修公路的,沿着公路就修到了西康西藏,他就认识一位小活佛。这个小活佛转世在武汉,但是大家把他找到了,把他连他的父母都接到了康藏。后来我这表弟去了康藏之后,他看见来的是汉地人,很欢迎,把从上海带来的饼干拿来请客,他们都很熟。
        这个小活佛就有两件事。一件事情,他跟他父母说:“你们赶紧回去吧,这里快要出乱子了。”后来又说。于是他父母还挺尊重他的话,就离开康藏回到了武汉。等回到武汉后,庙里就知道了原因,知道这是小活佛说的结果,于是这个寺院里管戒律的叫“铁棒喇嘛”,连小活佛一样打,很是严格教育。他把这小活佛打了一顿——不许泄露!你预知,预知了但不许泄露。
        被打了一回,但打了一回还没有改过来。一天小活佛在寺院门口玩,他还是小孩嘛,一个骑马的人从寺院门口走过,一看小活佛在门口,他赶紧滚下马,向小活佛礼拜。小活佛就对他说:“你还在外头玩呀?你还不赶紧回去,你们的敌人已经带着队伍来打你们了。”这有多大的危险,赶紧走,这人跳上马赶紧回去了。赶回去后就集合大众,把这一切武器都派上人准备,刚刚准备好,敌人就来了,因为有备所以无患而没吃亏。于是,他就很感激这位小活佛,为了感激活佛就带了很多礼物给活佛送礼、磕头、道谢。寺院把这些都收下了,等客人都走了,铁棒喇嘛又来了,又打了小活佛一顿。
        虽然这都是小事,但小事也不许!为什么?这有个极深的道理。因为这种神通,妖魔鬼怪也都有。那么有的人说:“我必须先修出神通,我靠神通来弘佛教。”这根本就错了!!这个思想本身就不是想弘法,他就是想败法!!很多人都有这个思想。有人说:“我必须要有神通,我才能去弘法。”极端的错误!!不许的!!只有在临终的时候,才能显现。我的老师告诉我一点,不出十天就往生了。夏老师给我泄露,谈他的常寂光,没有到十天就往生了。所以,不是随随便便就把这个对人宣说的,更不能拿这个吸引人!因为这样的话,你们知道魔的神通有多大么?魔跟天帝打仗的时候,天帝是打不过他的,(天帝在佛教称“帝释”,在外道叫“玉皇大帝”。)帝释打不过,就用法器去修法,一修法,魔军就败了。魔军败了之后,他领着八万四千魔军,就在一根藕丝里头藏下了(能够藏身在一根藕丝里头,藕丝多细呀!)。这是魔的神通。如果靠神通来弘法,那魔也可以说,“我就是佛,我有种种神通显给你看……”我们是要慈悲;魔是不慈悲的,有的只是嗔恨。我们要觉悟,要大智慧,要明心见性;魔如果能明心见性,他就不是魔了。所以大家要知道,在咱们禅宗二十八祖里头,其中有一个祖师先前就是魔。他在祖师前开悟了,于是成为接法的一代祖师。他也由魔变成佛了。这个力量是无限大的,不是说弘法都要说神通。那帝释还打不过魔,还要靠佛的法宝。天的力量还战胜不过阿修罗王。
        至于说到“通”,有各种的通。头一个是“妖通”。就是不正确的“通”。由于他修的是邪定,他就得到邪通,我们称之为“妖通”。“修罗”分:畜修罗、鬼修罗、人修罗、天修罗……“六道”中有“修罗道”,但有的把“修罗道”取消了,分在其他道里头了,称为“五趣”。比如《无量寿经》称为“五趣”。“天修罗”最高了,最低是“畜修罗”。所谓的“仙”之流,实际上就是“畜修罗”。有些鬼、神也是“鬼修罗”,都属于“修罗道”。他们的确是很有神通,凡外道都有这种经验。所以练道家功很怕你开鬼脉、开鬼眼,这个是坏事。一旦开了,你就可以见鬼了,可以往鬼道中随便去了,有鬼的通了!你要到哪就到哪儿,种种的,这是一种可怕的不好的现象。
        另外一种是“术通”,就是靠法术而显通。比如他能画个符,或者凭其他方法能解决问题,但他本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人没有什么觉悟,只是他有点法术,称为“术通”。这是不究竟的。像“祝由科”就是“术通”。我舅公叫梅光曦,他在广东做官,他长了个疮,正好省长要来巡察。他是一个区的区长,一个专区的行政长官,省长要来巡察,他正在长疮,如果不去接待,两个人之间就会产生误会,人家省长就以为你对他有意见呢。可是要去接待,却腿上长了疮……于是他就找了个“祝由科”。
   “祝由科”说:“好!我能给你解决问题。你要多久才办完迎请之事?”
   我舅父说:“连接风带陪同,要两个月才能把省长送走。”
   “好了!两个月之内,你尽管去办事,保证在这段时间内没事!”
   “祝由科”在湖南很流行,他就是用“祝由科”的术把这个疮一下子搬到树上了,树上就烂一块,可人却好了。
   我舅父果然把这事办完了,都很好。回来之后就跟他商量说:“你能不能不搬回来呀?”
   他说:“不行,非搬回来不可。搬回来之后在你腿上再治。”
   这都是“术通”,靠一个法术能够把你的问题暂时解决一下,但是还必须得搬回来。也就是说,通过法术,能把这时间给你错一错。说到底很多特异,其实就是把时空错一错的结果。现在北京有个最有名的人,红的发紫的一个气功师,有个人从远道来请他看病,确实是病给看好了,刚一到家就死了。大家听到“祝由科”和这些事情,就会明白这些事情都是很勉强的。你病是好了,寿命完了,到家就死了。这些事情我们要有所了解。
   所谓“神通”,阿罗汉从初果起都有“通”。禅定之中也可以发现一部分通。二果胜于初果。一个阿罗汉就可以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内的事情。这个宇宙大的不得了,能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但是他不能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外的事情。所以阿罗汉不闻他方佛名字,另外一个佛土、另外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是什么,他就不知道了,他就不究竟了。地上菩萨就高了,初地、二地、三地……到十地,这就属于“神通”’。
   现在出现的这些奇异功能,不能称为“神通”。相比之下太渺小了!所以这些特异功能都称为“圣末边事”。而我们真正修的是“慈悲和智慧”、“悲智双运”,这才是我们的根本!所以在这个“神通”之上就是“道通”。我们这个“无住生心”就是道通。“心中无所住而生其心”,明明朗朗,一念不生,无量恒河沙的妙用,才为“道通”。这个才真正的高哇!那么有人会问:佛的神通呢?那就要比刚才说过的阿罗汉神通、菩萨的神通要高得多了。不仅仅是如此,佛独特的称为“佛神通”的,就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呀!能让你、直指你,让你自己能见到自己的本性,能成佛。所以,佛的大事因缘也就是:开示佛的知见,让众生悟入佛的知见。佛的神通也就是这个,佛的神通也就是如此。
   我们对于当今出现的种种奇异功能,过去大家没有听到过这么多,忽然听到很多,便有些个惊讶。其实这也很自然。如果把它道破了,也就是这么一回事罢了。
   当年,在孙权那个时候——佛教刚刚传来中国,《无量寿经》就是当年在孙权那边翻译了一部,称为“吴译”——孙权在佛教来中国的时候也开过会议的。他说:“我们这很好嘛,要不要佛教来呀?”于是有人对孙权说:“我们这个道教的圣人是以天为师的,拿天当老师,效仿于天,而天是以佛为师呀!”
        你看,佛说法诸天都来听嘛。咱们的古圣先贤,那都是以天为师,拿天作老师,学这个法;而天又是以佛为师的。所以,佛是天中之天、圣中之圣,佛教是最彻底的教。因为道教和其他的宗教,最高是升到色界天,总之还没有出“六道”,都是要再轮回的。能够出轮回,这才是佛教最基本的宗旨。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划清“三皈依”的界线,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对佛教升起很清净、很尊崇、很敬仰的心。我们能够信佛,这是人生最殊胜、最幸福的事情!(《访美杂谈》)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