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ong的网易博客

是日已过 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 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 如救头然 但念无常 慎勿放逸

 
 
 

日志

 
 

北大法学教授金瑞林念佛往生纪实  

2016-05-09 14:58:36|  分类: 往生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法学教授金瑞林念佛往生纪实 - kong2011 - kong的网易博客

        我的父亲金瑞林,生前是北京大学的教授,他是中国环境法创始人,为祖 国培养了一大批的环境法学人才,中国环境法学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中,金瑞林这三个字已经深深地烙在了中国环境法学的印记上,有时甚至是中国环境法学的代名词,他为中国环境法学作出了卓著的贡献。父亲生前专精学术,临命终时投归弥陀愿海,于2011年2月25日在佛号中往生,享年80岁。在父亲往生五年之际,我将父亲往生过程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

【一、走入佛门】

        我于2009年接触佛法,最初看到关于读诵《地藏经》的纪录片,片中有人讲述通过读经为父母祈福、消业障、增福寿的实例。父亲心脏病史20多年,是罕见的扩张性心肌病,在国内没有根治的方法。2004年开始,病情逐渐加重,导致心衰和慢性肾衰竭,主要症状是浮肿,排尿困难,身体逐年衰弱。当时因父亲身体不好,于是我特别希望能通过读经让他恢复健康。在认真读诵一段时间之后,父亲的病情果然有一定好转。我一方面强烈地希望通过诵经让父母身体健康、晚年安乐,同时希望更深入学习佛法。
        这一年,我和大学好友同时开始对佛法产生强烈的兴趣,经常交流学习的体会和心得,逐步接触了很多佛法方面的书籍和法师讲经的视频资料,特别是佛恩居士编写的《走近佛教》以及慧净法师、净宗法师撰写的书籍,我们读后都有相见恨晚、茅塞顿开、振聋发聩的感觉,又有种找到了终极智慧的喜悦。以前对人生的种种思而不得其解的问题在佛法中找到了答案,内心无比欢喜。通过学佛,我的内心生起强大的心愿,一定要让父母这一生走入佛门,感受佛法的精深和殊胜,发心学佛念佛,将来一定要帮助父母脱离六道轮回,往生极乐世界,得到永生永世的快乐。

【二、父亲接受佛法】

        我请来各种佛法的书和光盘送给父母。父亲是大学教授,老党员,一生都在思考问题,做学问。开始时父亲总是对我说:“我总是希望像研究一门学问一样研究佛法,但是很多问题我想不清楚,用常理无法解释。”我那时学佛不久,无法为他解惑。我所能做的就是不断推荐他看让我受益的书籍和法师讲法的光盘,并经常讲自己学佛的体会,特别是一些能体现阿弥陀佛不可思议救度的往生实例。同时我也开始为父母种福田,捐钱助印经书、助建佛像、放生,将功德回向给父亲和母亲,希望他们能身体康健,信佛学佛,念佛求生净土。加之我自幼和父亲感情很深,我的诚心和孝心让他非常欣慰,所以我向父亲介绍佛法时,他愿意努力接受,并尝试去了解。
        2010年夏天,父亲对我说他下决心要认真学佛,而且说到一定做到。2010年11月,父亲的浮肿症状又一次加重,最后一次住院前,父亲和我说:“现在有个新的体会,佛法里面我想不懂的问题,用常人的智慧无法想清楚,看来就应该以一个信字为前提。”
        父亲入院后,我为他准备了播经机听法师讲法。父亲住院的三个月,念佛机一直放在他床边,24小时佛号声不断。虽然如此,我们仍然都以为会像往年一样,能通过输液和药物治疗消肿,几周后出院。可是这次治疗没有任何效果,父亲身体每况愈下,日渐衰弱,出现肾衰竭。

【三、出院准备助念】

        2011年春节过后,父亲因病情加重,转入重症监护室,他的语言表述能力因局部脑梗塞明显降低,表达吃力。加上体力日渐衰微,大部分时间在昏睡之中。眼看他每况愈下,我无法代受,心如刀绞。我在佛前发愿一定把握住这次机会,不管有多少艰难阻碍,必定要依靠佛力加持,助父亲得弥陀接引,得生极乐。
        当时身边熟悉的佛友很少,所幸父亲的得意门生李居士也修净土,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了我很多引导和帮助,并给我介绍了北京一家非常有经验的助念团。当时不能确定父亲病情将如何发展,何时与家人沟通,如何与父亲本人沟通,什么时间放弃治疗并提前接回家中助念,所有事情充满未知和不确定性。而且那时母亲和哥哥都不信佛,家人都还希望病情能够逆转,对往生没有充分准备。这些考验前所未有,令我感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所幸佛力加持,经沟通全家达成一致,在最后阶段不做过度的治疗,不采取无意义的抢救措施,在合适的时机接父亲回家,按照佛教的仪轨进行临终助念。
        2月22日下午,父亲体检报告显示肾功能出现衰竭,父亲昏迷加重、意识更弱,表述更吃力。当晚探视的时候,我按照助念团建议,在父亲的耳边说:“爸爸,你这一生非常圆满,你对国家、对社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你对人类环境事业做出的贡献,造福子孙后代!你的学识和人品,没有人不赞叹,没有人不敬仰。你一生刚直不阿、心存善良,无数人得到过你的帮助、你的恩泽,在文革中你救了很多人的命。你培养的学生桃李满天下,他们都事业有成,为社会、为国家在各个领域做着巨大的贡献。你为人师表,一生受所有学生的敬仰和爱戴,你教他们如何做学问,你更教了他们如何做人。这是你一生为人师最最看重的一点。你一辈子做事问心无愧,你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说过一句假话。(说到这的时候,父亲喉咙里发出的非常大的声音,反应特别强烈。)你这一生生活美满,妻贤子孝,是圆满的一生,没有遗憾。”说完我问:“爸爸,我说的话你都听懂了吗?”没有想到终日昏迷、几乎已经不能再说话的父亲此时非常大声、非常坚定地回答:“一字不漏!”这四个字是他弥留之际,说得最清楚的四个字。随后我对父亲说只管安心在心里称名念佛,必得弥陀接引。

【四、佛号中安然往生】

        23日,医生表示因为肾脏严重衰竭,继续医治几乎没有意义。我们提出放弃治疗,接父亲回家,让他在家中由家人陪伴安详离去。医生们都认为这是最人性的选择,因为像父亲这样情况的病人,最后必然要进行电击、切气管等抢救治疗,只能延缓几小时,最多几天的生命,而对病人来说,这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
        中午接父亲出院回家后,我和哥哥、母亲还有父亲信佛的学生们轮流助念,佛号24小时未间断,连护工也有时跟着念几句。父亲看起来一直处于安静的昏睡中。25日晚上,父亲在佛号声中安详、平静地停止呼吸。25日晚上九点半父亲呼吸停止后,我立刻打电话给之前联系好的弥陀愿助念团的莲友,他们一个多小时后赶到家里。助念的佛友中有几位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和大家一起轮流唱念阿弥陀佛佛号,持续八个小时,直到第二天凌晨六点。母亲那时并未信佛,对助念的意义和重要性没有太多了解,但是亲眼看到助念团的莲友们不知疲倦整夜守着父亲身边助念,特别感动,觉得非常殊胜。在助念团洪亮的佛号声中,我感觉整个身心都融在了悦耳的阿弥陀佛佛号之中,没有悲伤和难过,自从接父亲回家后,内心一直安详平静,此刻更是法喜充满,深切地感受到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不可思议,救脱众生不舍一人。

【五、几个瑞相】

        父亲往生前后有几个瑞相,值得分享。2月20日,父亲在监护室处于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状态,我和李居士坐在他床旁,轻声地念佛号给他。中间突然听到父亲说:“谁来我都不跟他走,我就跟阿弥陀佛走!”然后他就非常大声地念了几声“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过了一段时间他睁开眼睛之后,断断续续地说梦到了阿弥陀佛,并梦到了我多年前去世的爷爷。我想起前几天嘱咐过父亲,如果看到故去的亲人,不论是谁,不要理会,只有阿弥陀佛来了,才能走。联想起父亲刚才梦里说的话,心里特别欣慰和感恩。
        当晚我一个人留着父亲身边,他醒来后又和我说他梦到观音菩萨了,全身白色,和家里的那个瓷像一样。我父母家里没有特别设佛龛供佛像,但是父亲喜欢文物,收藏了不少各式佛像,以前我并没有过多留意,所以我一时没有想起是哪一个。24日出院后我突然想起父亲说的梦到观音菩萨,果然在父亲家里放工艺品的玻璃柜里发现了一个白色的瓷佛像,可是不像观音,仔细看原来是阿弥陀佛的像啊。我想起来,这尊佛像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摆在家里了。后来母亲告诉我,这佛像是多年前从荣宝斋请回来的,尽管佛像左手残缺,但当时父亲非常喜欢,一定要买下来,回家自己动手进行了修补。父亲所说梦到的观音菩萨,其实就是这尊阿弥陀佛

北大法学教授金瑞林念佛往生纪实 - kong2011 - kong的网易博客

        24日中午,李居士来接替我助念,让我去睡一会儿。连日劳累,我很快睡着了,却做了一个出奇逼真和清晰的梦,梦到父亲坐在床边,有些无助的样子,问:“我女儿在哪儿?快让她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快醒来的时候,耳边有个声音非常清晰地告诉我说:“你们的助念已经进行了一半。”醒来之后,我赶快给父亲再一次作了开示,嘱咐他放下一切挂碍,一心念佛。在父亲往生之后一段时间,有一日我忽然想起那句不知谁说的“助念已经进行一半”的话,推算了一下时间,从23日下午接父亲出院回家开始助念的那个时间算到25日晚上父亲往生,真的就是一半时间。
        出院时父亲因肾衰竭全身浮肿,排尿极少,大剂量的利尿药也不起作用,尤其是腹部浮肿非常严重。出院后将输液全部撤掉,反而开始排尿多次,腹部、腿部的浮肿在三天里逐渐消退了很多。助念八小时后,父亲身体柔软,头顶发热,换寿衣时,身下床单干干静静,没有一点污物。26日下午送父亲遗体去火葬场,抬他的遗体时身体仍然十分柔软。28日火化前,已冰冻两天,大臂仍然能高举起来。26日清晨助念团要离开的时候,窗外雪花纷飞,大地银装素裹,恰逢2011年北京的第一场雪。我心里非常欢喜,父亲一定已得阿弥陀佛接引,去了极乐世界,我最大的心愿已满。
        父亲走后几天,母亲开始逐一通知好友们父亲离世的消息。第一个电话打给了住同一个家属区的刘阿姨,她家楼的位置在我家前几排。她接了电话十分惊讶,急切地问父亲走的准确时间。她告诉母亲,父亲往生的那天晚上九点半左右,她先生坐在沙发上,一直往窗外望,阿姨觉得奇怪,问他在做什么,叔叔说:“我看到阿弥陀佛的乐队来了,应该是往金老师(我父亲)那个楼的方向去了。”阿姨当时觉得先生实在是莫名其妙。(我们接父亲出院的事他们事先全然不知,而且那位叔叔并不信佛,他是专门研究唐代历史的大学教授。)
        4月4日父亲骨灰下葬的那天一大早,我接到帮我们一起给父亲助念的他另一位信佛的学生王居士的电话,他说早上三四点钟的时候梦到父亲,面貌非常年轻,特别慈祥,面带微笑,浑身散发金光。他在梦中被这金光照着,感觉说不出的喜悦和安详。醒来的时候感觉梦境非常清晰,仿佛历历在目,内心十分欢喜,想必是父亲托梦给他,所以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我。
        种种瑞相让我深信父亲已经往生极乐世界,感叹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不可思议,对念佛求生净土生起了无比的信心。不信佛的母亲也深受影响,随后也步入佛门,欢喜念佛。净宗法师讲孝有小孝、中孝和大孝。小孝是生活上、物质上对父母的照顾,随顺父母的心意,中孝是“立功立德,显亲扬名”,大孝是让父母念佛安心,往生成佛,永脱轮回苦海。“父母生净土,子道方成就”,劝父母信佛、念佛,这样的孝心才圆满,才是对父母真正的大孝。愿佛友都能劝父母念佛,帮助父母走入念佛之门,依靠佛力往生成佛!(文:佛路居士)

【附:金瑞林教授简介】
        金瑞林,男,满族,1931年11月19日出生,河北人,中共党员,北京大学法学院经济法教研室教授,环境法专业博士生导师,主要致力于环境法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在中国高校最早开设环境法课程和招收环境法硕士与博士生,是我国环境法学科的奠基人,曾参与《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等所有重要环境法律的起草、修订或审定工作。发表论文数十篇,主要著作有:《环境法——大自然的保护者》;《环境法学》(主编);《中国环境保护法教程》(英文版,主编);《环境与资源保护法学》(主编)北大出版社1999;《中国环境法》法律出版社1998;《中国环境与自然资源立法》北大出版社1999。(以上内容摘自百度百科)
注:本文转自弘愿寺网站,稍作整理。原文名:《北大教授念佛往生 弥陀乐队亲自来迎》。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