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ong的网易博客

是日已过 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 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 如救头然 但念无常 慎勿放逸

 
 
 

日志

 
 

为何佛陀讲法有很多矛盾处?(净界法师讲佛陀施教的秘密与不定)  

2017-05-11 14:19:24|  分类: 通途教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来看化仪四教
  化仪四教,它有一种的——直接契入真如佛性;一种是的——佛陀先讲一些方便的对治。这样就是有两种不同的契入方法。
  我们来看在化仪四教里面的第三个,秘密。我们先把它念一遍:

  秘密亦有二义:
  一、秘密教——谓于前四时中,或为彼人说顿,或为此人说渐等,彼此互不相知,各自得益。
  二、秘密咒——谓一切陀罗尼章句,即五时教中,皆悉有之。

  前面的顿、渐,佛陀是以一种很明显的公开的方式宣说。而这个秘密是一种非公开的。佛陀在说法时,在这么多人当中,使用一种私下的传授办法,因为有些人他不适合这个法。比方说佛陀表面上讲《金刚经》,讲般若时,但是有些人听到《金刚经》观一切法空,他心中会产生恐惧,他一定要先执着一个有,然后再去断恶修善,所以这时佛陀会让他暂时听不到,让他听到的是阿含或者方等。就是佛陀在讲经时,经常会有一种私下的所谓的“同听异闻,互不相知,私下传授”。
  佛陀私下传授,它有两种内涵:一种是秘密教;一种是秘密咒。

  先看秘密教

  就在前面的华严、阿含、方等、般若当中,佛陀在讲这四部经典时,向某一类根机成熟的众生,直接说明真如实相。这种人根机很利,他虽然有妄想,虽然有业力,但是他的根机,不容易受妄想跟业力的牵动,虽然有,但是对他的伤害可以降到最低。就是同样两种人,同时业障现前,但是有些人的根机,他就有办法去面对这个业力。这种比较利根的人,他对外境的攀缘执着比较少了,佛陀直接讲他的本来面目,因为他不太需要去处理今生的障碍,他的障碍比较小。
  但是有些人不可以,不帮他处理今生的妄想,他就不敢承当他的佛性,佛陀必须要务实地让他面对今生的问题。他对感觉的攀缘这么重,你讲成佛的问题对他太遥远了,你还是让他先保住人天吧。所以佛陀会讲一些比较浅的东西,来让一些根机没有成熟的人,先调伏现行烦恼
  所以,佛陀在同一个法座上,宣说不同的教法,彼此互不相知,而各自得益
  我们举一个例子,净土宗有很多的秘密跟不定。比方说,我们看净土三经里面,最实用的、简单扼要的就是《阿弥陀经》。《阿弥陀经》有很多译本,但是主要有两种译本,一个是罗什大师翻译的《佛说阿弥陀经》,一个是玄奘大师翻译的《佛说称赞净土佛摄受经》,这两本经前面在讲到极乐世界依正功德庄严时差别不大,但是讲到怎么往生的因地有很大的落差。
  比方《阿弥陀经》讲到,“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
  这个地方明显地讲到一心不乱,临终你要保持一心不乱,心不贪恋,意不颠倒,然后你才可以把阿弥陀佛感应出来。这是《阿弥陀经》它明显的显露义,文字上它是这样诠释的。
  但是玄奘大师翻译的就不是这样了。他的因地说,“若一日若七日,善男子、善女人系念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他多了八个字——“慈悲加佑,令心不乱”,是阿弥陀佛现前以后,他对你的加持开示,然后你才一心不乱的。
  这样子这个因地就有两种不同了,《阿弥陀经》强调以心力来带动佛力,就是佛陀要现前,你先得准备好;从《佛说称赞净土佛摄受经》,它偏重在以佛力来摄受心力,它强调佛力不可思议。所以这个净土法门就有两种说法了。当然感应道交,心力跟佛力都很重要,但是到底谁重要,谁是第一因,这两部经有一点不同义。
  当然,我们相信玄奘大师不可能翻错,那表示这两种译本,佛陀当初讲经时就是如此宣说的。佛陀对某一类人讲到心力不可思议,以心力才有办法启动佛力;但是对于有一些羸弱的人,佛陀强调佛力不可思议,只要信仰就好,以佛力他就摄受你,你只要从佛力的摄受,踏出第一步就好了
  同样一个净土法门,两种概念,一个强调心力不可思议,一个强调佛力不可思议,结论就是这四个字各自得益,这四个字是重点。佛陀说法,绝对不会说,讲这句话对你没有好处。就是说,你这种根机,就必须要听到佛力不可思议,你起大欢喜。你起大欢喜时,你靠着信仰的力量一头栽进去,自然就调伏烦恼了。有些人他必须从信仰切入的;有些人他必须要从观照,观照诸法实相以后得到调伏安住,然后才产生强大的皈依心,要从心力来契入佛力
  所以,佛陀说法只有四个字为原则,就是能够“各自得益,弘法利生,要利益众生嘛。所以秘密教,佛陀在用的时候用得很多。同样一部经典,佛陀讲两种概念,那你就知道,佛陀是对不同根机在讲。
  但是《法华经》例外。《法华经》没有秘密义,也没有不定义。《法华经》只有一种概念,就是只有一佛乘。佛陀在讲《法华经》时,不管它有几种译本,它只有一种概念,就是十方佛土中,只有一乘法,没有两种说法。所以你看,秘密跟不定,通于前面四时。《法华经》没有秘密义,没有不定义,因为它纯圆独妙

       我们再看秘密咒

  前面的是指教义上的秘密,这个地方是讲咒语本身是不可思议。一切的陀罗尼章句,就是五时教中,皆悉有之。
  咒语,它不是让你去探讨义理,它是靠音声来造成一种不思议的熏习,这是蕅益大师的原话。他说楞严咒实际上就是诸佛菩萨秘密的语言,是创造一种音声,一种韵律,产生一种不思议的熏习
  有些人把《般若心经》后半段——“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把它翻出来。有古德说,你这是多事,难道玄奘大师不知道翻,要等你来翻吗?这本来就不能翻的,咒语不能翻译,因为一翻译你就打妄想。咒语它就是音声佛事,它就是音声。
  所以显教把文字的道理弄清楚了再去如理思惟,就是道理要先显出来,密教不是。秘密咒就是说,持咒,你不能去思惟它的道理,你就虔诚恭敬,让咒语进入到你的心中,不思议熏,不思议变,慢慢地让你产生灭恶生善。所以这个咒语也是不公开的。各人浅者见浅,深者见深,你的善根深厚,你持咒就产生广大的力量;你一天到晚打妄想,你的根机羸弱,这个咒语对你来说只能够离苦得乐。
  你看大悲咒,你看《大悲心陀罗尼经》,观世音菩萨持大悲咒,从初地直接跳到八地,但是你看我们持大悲咒,我们也没这个效果,是吧?我们顶多就是产生一时的感应,就像在这个乞丐有障碍时,得到一个美好的饮食。这就是怎么样呢?佛陀把很多的功德放在咒语里面,众生各得各的相应的功德,就是各自得益。

       我们看下一个,不定

  不定亦有二义:
  一、不定教——谓于前四时中,或为彼人说顿,或为此人说渐,彼此互知,各别得益。即是宜闻顿者闻顿,宜闻渐者闻渐也。
  二、不定益——谓前四时中,或闻顿教得渐益,或闻渐教得顿益,即是以顿助渐,以渐助顿也。

  不定跟秘密最大的不同秘密不公开的,它是一种完全私下传授的;但是不定,佛陀是公开地传授,佛陀只有讲一种概念,但是每一个人有不同的解读,它是公开的,彼此互知,但是受益不同
  我们看第一个,不定的教义。就在前面的华严、阿含、方等、般若四时当中,佛陀公开地为根机成熟的众生说顿教,或者为善根比较羸弱的不能承当大法的人,先讲三乘的对治法门,怎么调伏烦恼。有些人佛陀可以告诉他,直接开显心性;有些人说你先不要显真,先求破妄,先讲渐教。在整个过程当中,是彼此互知,公开传授的,但是各别得益,即是宜闻顿者闻顿,宜闻渐者闻渐也。佛陀就是公开地应机说法。
  我们举个例子来说。比方说,在《论语》里面,冉求问孔子一个观念说:“闻斯行诸?”说我们听到一个道理,就要马上付诸行动吗?孔子说,对,你说的太对了,要闻斯行之。你听到一个道理就赶快去实践,不要拖拖拉拉。子路听到孔夫子对冉求这样回答闻斯行之,他很高兴,他也拿这句话去问孔子,听到一个道理是否要闻斯行诸,马上去做呢?孔子说:否也!不是这样子的,三思而后行。弟子就疑问说:您老人家怎么对冉求说闻斯行之,对子路说是三思而后行?孔夫子说:求也退。就是冉求这个人的个性,优柔寡断,决定要做一件事情老是拖泥带水,所以你必须要告诉他马上行动。子路好勇过人,他本身就很冲动了,你跟他讲闻斯行之,那就糟糕了。
  所以,你会感觉到佛陀讲话也经常在对治。佛陀有时候说,布施的功德第一;有时候讲持戒的功德最殊胜;有时候说放生功德是诸功德中第一,佛陀就是开显不定教。反正这是在于应机,你在六度当中,适合从哪一度切入都好,就是各自得益。
  所以佛陀在讲一些教法时——当然佛性的概念例外,佛性的概念那是只有一种说法——反正佛陀只要为实施权,佛陀现出丈六老比丘相陪着我们成长,佛陀的说法就有很多种说法了。因为他既然陪着我们成长,面对众生,良由众生根机不一样,致使如来巧说不同。
  所以你看《阿含经》里面,很多的不定教。再举一个《阿含经》的例子。你看,佛陀在面对阿难尊者跟面对提婆达多,就是两种不同的教诲。
  阿难尊者犯同样的错误,佛陀处处鼓励他,说:哎呀,你这个是一时的失念,你忏悔就好。但是同样的错误表现在提婆达多,佛陀是严厉地诃责。有弟子就问佛陀说:您老人家心不平等,你对阿难尊者处处包容鼓励,对提婆达多处处诃责。佛陀说我的心是平等的,因为阿难尊者有惭愧心,所以他的药不用开那么重;提婆达多是无惭无愧,所以我必须要重药来诃责他。
  所以你看,声闻戒里面就有这种差别,到了菩萨戒讲得更清楚。菩萨犯同样的错误,你要判断他是偶一为之,还是数数现行,这两种罪就不一样。同样一个罪,这个人平常表现都非常好,但是他在某种情况下一时失控,佛陀会给他很多机会,因为这种业力,他没有产生一种知见上的错误,他只是行为上的一时失控,他的本质,知见还是正的,佛陀在菩萨戒里面给他很多反省的机会,判罪也判得很轻。但是如果你这个行为,已经形成一种习惯了,你已经习以为常了,认为这个是应该的,从破戒而提升到破见,佛陀是非常严重地诃责。那你处理方式也完全不一样了:你要拜取相忏,到见好相为止。
  所以佛陀在一些阿含、方等经典当中,常常用不定教、秘密教,尤其是《阿含经》的不定教特别多。因为佛陀既然是处理一个小水泡,这个差别因缘就很多了。当然如果是在处理人生的根本问题——佛性的问题,这个差异就不多了。所以我们凡夫众生,讲到你的整体生命,那就是“差即无差”。
  所以我们一个正常人修行,越修行大家共同点会越来越多,从业报身而趋向法身时,大修行者,他的心态会越修越接近,他会异中而入同,“差即无差”;但是生死凡夫,会从“无差成差”。当你落入生死业缘时,每一个人各有各的烦恼,各造各的业,各得各的果报,那就无差成差。
  所以凡是越基层的、越小部头的、越低阶的经典,佛陀开显秘密、不定是更明显;但是越高阶的经典,佛陀讲的口气就比较一致了,因为到了这种佛性的概念,大家差异就比较少了。好,这叫不定教。

       我们看最后的不定益

  这是在前面四时中,也是华严、阿含、方等、般若,闻顿教者得到渐益,闻渐教者得到顿益,这是比较特殊的。就是说,佛陀明明讲大乘经典,结果有些人证得小果,举一个例子,《楞严经》。佛陀在楞严会上,是公开地、显露地、决定地说明正念真如,开显真如佛性,但是摩登伽女在听到正念真如时,证得阿罗汉果,调伏烦恼。佛陀讲《阿含经》是渐教法,佛陀公开说明苦集灭道的四谛法门,强调苦谛的重要性,但是八万天人发菩提心,这就是闻大证小,闻小证大。佛陀的法是相同的,但是各人有不同的解读,以顿助渐,以渐助顿。就是说这个人本来应该是要产生菩提心,但是他发菩提心不能直接用大乘法,要用阿含法,用苦谛来激发他的菩提心,佛陀以顿助渐;如果这个人要证得阿罗汉果,本来应该讲《阿含经》的,佛陀讲《楞严经》让他证得小果,这个就是佛陀说法不可思议的地方。
  这个就说明了秘密跟不定的差别。秘密教跟不定教,阿含、方等最多,到了《般若经》时,因为《般若经》它离一切相,就没有什么太多的秘密跟不定;到了法华会上,佛陀就是显露的、决定的,这个地方就完全是非常明确了。所以越是低阶的经典,阿含、方等,佛陀在讲话的口气就变来变去了,你要善于简别,你不能咬住其中一句话
  所以读经典,你要用道理来带动文字。你看六祖大师说,心悟转法华,心迷法华转。这个道理不通,你会觉得佛陀讲话,一下子讲布施很重要,一下讲持戒最重要,一下子就讲般若波罗蜜第一波罗蜜,好像处处矛盾。因为佛陀说法是面对很多人,佛灭度以后,大家把这个经典结集在一起,你已经不知道佛陀说法当时的情况了。所以你咬在这个文字,断章取义,你就“心迷法华转”,就被文字所转。你要懂佛陀:喔,佛陀这句话是对谁在说的,你就在转法华,这部经典你就是真正的活学活用了。你要咬住文字,那你就不知道这个道理的对机。愿解如来真实义,你就搞不清楚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佛陀经常施设秘密跟不定的情况。

        庚二 部中用教

  这个部,专门指一部经典叫作部。在同一部经典当中,佛陀可能会用不同的教义来诠释,这个叫作部中用教。就是说,部指的是这部经原则性的主要思想,但是佛陀在诠释这个思想时,有时直接用顿的讲,有时是先讲权法,再转到实法。就是说,在开显一部经典时,佛陀的教义,他的教下是有差别的。
  我们把它念一遍:

  顿教部——止用圆别二种化法。
  渐教部——具用四种化法。
  显露不定——既遍四时,亦还用四种化法。
  秘密不定——亦遍四时,亦还用四种化法。

  顿教部是指华严时。我们把佛陀的经典分成顿教部、渐教部、摄渐归顿这三种。顿教部就是直说大法,佛陀没有太多的善巧方便。因为佛陀认为,你今天受持《华严经》,表示有两种情况:第一个,你烦恼轻薄,虽然还没有离开生死业缘,但是对生死业缘的攀缘心比一般人相对淡薄了;第二个,你善根深厚,讲到一念心性时马上就能够直下承当。人家说你这个乞丐是大富长者的儿子,你马上就承认:是的,我就是大富长者的儿子。你就能够从大富长者的儿子的角度来面对你的因缘;从本体生命的角度,站在一种超越生命的角度,来面对生命;站在佛性的角度来面对生死业缘。
  所以顿教部它摄受的是两种人:烦恼轻薄、大乘善根深厚。所以佛陀就只用两种教法——别教跟圆教,佛陀没有讲阿含,没有讲藏、通两教,因为藏、通两教的空法都是在调伏烦恼。所以到了华严会上,佛陀直接开显自性的功德,这是第一个。
  最复杂的就是渐教部了,藏、通、别、圆四教都有。佛陀有时候站在凡夫的角度来探讨生命,说你的生命是一个生灭的因缘,你是充满了感觉跟妄想;有时候佛陀又说,你的生命是非常可贵的,因为你有一个众生本具、诸佛所证的一念心性,你的家是美好的。所以佛陀在讲渐教部时,口气就多元化了,有时候是诃责你,有时候是鼓励你,因为藏、通、别、圆四教都有。
  那么显露不定的重点在不定,就是不定教。佛陀有时候对这个人讲顿,对那个人讲渐,就是公开的传授叫显露不定。
  秘密不定,它的重点在秘密,佛陀是私下的,同一部经典佛陀让某些人听到是顿,某些人听到是渐。从这个部中用教,我们就可以知道,其实佛陀说法是很善巧的。
  所以这个地方我们学经典的人一定要注意,要彼此互相包容,互相尊重,因为真的是“众生随类各得解”。
  比方说,西藏有一位上师曾经举一个例子。他说,有一天,无着菩萨遇到了龙树菩萨,两个人就互相指责。无着菩萨说,你龙树菩萨的《中观论》偏空,你一天到晚讲缘起性空,《金刚经》很少讲到性空缘起,《般若心经》说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都是在否定。龙树菩萨说,你这个唯识的学者着有,安立了依他起性。这时两个人就争起来了。最后释迦牟尼佛来了,佛陀说,你们两个说的通通对。因为唯识学讲依他起性,它也没有说,依他起是实有自性。什么叫依他起自性?就是依托众缘和合所现的体性。既然是依他起自性,当然就是依托众缘,因缘变化它的相貌就变化,它也没有说有一个常住不变的体性。中观讲缘起性空,它也没有否定性空缘起,它只是偏重在空性这一块。唯识学偏重在有这一块,它建立阿赖耶识刹那刹那受熏,不思议熏,不思议变。你栽培什么善根,来生这个善根的功能就增长;你造了什么恶法,这恶的习性就增长。
  这是依他起性,受熏嘛。所谓的依他起性,是可以改变的,你可以修无分别智破除你的名言,断相续心,你的恶法的功能就消失了,就沉淀了。
  所以说,佛陀说法是一种善巧,重点是众生随类各得解。佛法的意思就是说,“方便有多门,归元无二路”,结果是一样,成佛之道的结果是一样的,但是没有两个人过程完全一样。为什么呢?
  《大乘起信论》说得好,它说我们从一念不觉,一念妄动,然后就变成众生了,法身流转六道,谓之众生。一念妄动,每一个人动的情况不同,你往东边动,他往西边动。就是说,一开始离家出走的道路就不一样,你们两个都离家出走了,有人往东边去,有人往西边去,回家的道路就肯定不一样你有你的生命经验,他有他的生命经验,我们在六道里面打滚,每个人累积的妄想是各式各样不同的。你做国王的时间多,他做卑贱民众的时间多。国王做得多,我执就重,就会比较高慢,所以治高慢心的药要放多一点;贫贱的人就容易产生瞋恨心、对立心,讨厌有钱人,瞋心就比较重,所以就要多修慈悲观。
  本来佛陀开药就是应机说法,大家要互相尊重。所以,诸位!回家的路没有两个人是完全一样的,因为你离家出走的过程也不一样,但是最后结果一样,结果一样是指本门——就是佛陀所证的法身、报身一样。但是佛陀从本垂迹,跟众生结的缘所现的应化身那就不一样了。一时的度化因缘,你因地发过什么愿,跟哪些众生结缘那就不一样了,迹门又不一样了。但是摄迹归本,十方诸佛的法报二身是没有差别,因为家只有一个。所以我们要掌握“方便有多门,归元无二路”,就是过程不一样,但是结果是一样
(恭录自净界法师《天台教观纲宗讲记》)

相关阅读:到底哪一个说法是正确的(清净法师)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